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卡多咕哒】safe and sound

·卡多克x咕哒子

·大量脑补私设有,ooc警告

·时间设定在通关玩第三异闻带后

·一年多没写文的复健作,文笔不存在的

·废话连篇请轻点打

------------------------------------------------------------------------------------------------

  “第三异闻带,空想切除。”

  迦勒底的车再次没入虚数之海中。





  藤丸立香抱着膝盖,坐在窗子旁,凝视着虚数之海。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个人。

  其他人,达芬奇,马修,福尔摩斯,工作人员,都去参加那个小小的庆祝宴会了。

  在这段孤苦的旅途中,每回胜利后的宴会可以说是最奢侈的体验了,没有人会拒绝的。

  ——除了藤丸立香。

  她草草吃了点东西,便以想要休息的理由先行离场了。



  她凝视着窗外。

  虚数之海,混沌一片的空间,透不进光,也没有任何生物能在此生存。如果没有这zero sail,恐怕她早就成为毫无意义的粒子了。

  毫无意义的。粒子。

  她突然想起了第三个异闻带,最终熊熊的烈焰吞没了它,连同那高傲的特异点之王一起,人智统合真国就这样灰飞烟灭。

  芥雏子也同样消散在了烈焰中。藤丸立香在脑海中描绘着她的样子:黑色的发,精巧的面容,白色的外袍,上面别着她所熟悉的迦勒底徽章。

  还有,脸上那释然的笑容。

  对比起前面两个异闻带的a组御主,藤丸立香对芥雏子好感度还是很高的。她说话并不难听,也没有高高在上的气势,那种与世无争的感觉令立香想起在曾经旅途中遇到的那些贤者。

  她很希望她能跟他们一起走,但是她说:

  “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在这里待到最后。”

  多么任性,啊。

  藤丸立香羡慕地想。





  卡多克不是很喜欢宴会的氛围,即使这种宴会他不是第一次参加,仍旧不习惯。

  辛苦了。多亏了你们。请务必继续加油。诸如此类的话不断传入他的耳朵,令他突然有些小小的烦躁。

  不,不是多亏了我。

  是多亏了她,我根本没帮上什么忙。

  又来了,这种熟悉的,自暴自弃的负面情绪。

  他很想否认掉它们的,但是又默默地承认了。

  确实是这样的,表面上两人都是所谓的“普通人”,可他又有哪里比得上她?

  回想起在俄罗斯异闻带自己那些不屑的话语,卡多克再次为自己感到脸红。

  自从(被迫)加入迦勒底势力后,他随着藤丸立香和马修征战接下来的异闻带,征讨自己曾经的“伙伴”。

  在魔术方面卡多克是强于藤丸立香的,为此他曾感到过自豪。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吧,他不服气的想。

  然后,他感受到了,在二人的交锋(当然是他单方面认为的)中,卡多克一败涂地。

  

  




  以感到疲乏的借口,卡多克先行一步退席。

  然后,在走廊上遇到抱着膝盖发呆的藤丸立香。

  他打量着她,少女还穿着那身战斗服,上面满是混杂着血与战争硝烟的味道。由于能源不足,以往天文台里那令人舒适的暖气供应不再存在了。少女将自己团成一团,瑟瑟发抖。

  她脸上也不是那具有感染力的元气笑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僵硬的麻木,仿佛将死之人一般。不,这么形容是不对的,少女的面容仍是保有生气的,但,稀释在了混沌的死水中,在疯狂地挣扎。

  卡多克内心微微地被刺了一下。

  他从未见过少女露出过这种表情。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她也会轻舒眉目,露出令人安定的浅笑。平时则是挂着元气满满的笑容,如同太阳一样。

  这种死气沉沉的面容只应该出现在那些失败者的脸上,他想。

  但同时他突然感到一丝别样的情绪:藤丸立香在他面前露出了其他人所看不到的表情,只有他,卡多克才知道。这使他感觉自己像个胜利者,终于在二人的无数对决中夺回一席之地。

  藤丸立香见过无数次他的窘态,这回他也见着她的了。

  以后可以拿来嘲笑她,他这么想着。

  真是无聊又悲哀啊,竟然会对屁大点事如此在意。卡多克内心深处,另一个声音哀叹着。




  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藤丸立香的肩膀上,她低头看去,是一件很熟悉的灰色外套。

  外套的主人坐在了她对面。

  “一个人坐在这里还不加多点衣服,是想感冒生病然后有借口逃避战斗吗。” 话一说出口卡多克有点后悔了,原本是想普通的关心她,问她是不是不开心的,但是在常年的斗嘴中,养成了一出口就是挑衅的话语。

  太糟糕了自己,她不会……以为自己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吧。

  他正胡思乱想着,只见橙发的少女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接着一只手伸过来,扯了一把他的脸,然后两手并用,快速地揉起了他的头发。 

  突然缩短的距离让他措手不及,清楚地看到了,少女好看的锁骨,上衣领口的拉链拉下了不少,还能看到………………

  脸和耳朵瞬间红了起来,他一把推开少女,慌忙往后又挪了一点。

  看着卡多克一头凌乱的白发,藤丸立香心情大好。回忆着那毛绒绒的极致手感,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也跑掉了不少。

  “你也提前走了么,不好好吃饭?”她歪着头看着对面的人。

  “……这是我要问你的问题吧。比我还要提前离席的人有资格这么说么。”

  “哦……”少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因为我想到了他们,芥雏子,那位王,还有那些努力生活,过得很幸福的人们。”

  刚琢磨着要怎样开口问她怎么了,却被她突然的话语震到,卡多克抬头望向立香。

  “……既然异闻带消失了,那他们也成为毫无意义的存在了啊。明明这个异闻带是如此繁荣……我又做了这样的事了啊。” 藤丸立香看着自己的手,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微笑。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怎么,你想说你并不想这样做,想要逃避,想要放弃?” 卡多克紧紧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面部表情变化。

  “确实,有时候不是很想。” 她这么回答,“那些人…………都很幸福,都在为梦想而努力着……奥菲利亚小姐和芥雏子小姐也是,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呢。

  我为她们感到遗憾,但是,我又好羡慕她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追随自己的本心,任性地做出自己的选择。我有时候,就像是被什么推着去做的……我好羡慕她们……”

  卡多克看着她突然空洞起来的眼神,喃喃道:“但是她们失败了,你,仍是胜利者。你大可以一动不动,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不用再受其他人的指挥……你是唯一的希望,没有人能逼迫你。”

  少女突然不说话了,眼神飘忽不定。寂静在二人之间弥漫开,卡多克看着她,心脏怦怦直跳着。他能感受到自己双手在轻微的颤栗。他在害怕,他意识到这点。可是他为什么要害怕,即使藤丸立香真的放弃了,那就说明她不过如此。所长和其他负责人也许会继续逼迫她,但是他们不会的……然后他就会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不,很快他就否定了这种卑劣的想法,他不会成为最后的希望的,他远远比不上藤丸立香,他没有她那种奇异的令人不由自主相信她的能力,他不可能成为像她那样的太阳。

  如果……藤丸立香真的不干了,离开迦勒底了,那他该怎么办?

  卡多克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会怎么办?不得不承认,藤丸立香是目前迦勒底里与他关系最好的人了。脑中假设着“藤丸立香不在了”的情景,卡多克开始怀念起两个人不停斗嘴的时候:他经常是败下阵来那个,即使说出的话有多么不堪入耳,立香也只会朝他笑,然后扑过来疯狂地揉他头发,他便什么难听话都说不出了。还有两个人平日里一起做魔术和体术训练的时候:立香是个好胜的女孩,而卡多克也想证明他有立香所不能及的地方,训练时也更加努力,二人本就实力相近,相比起以前和a组那群天才一起做灵子转移训练,这种训练反而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

  双手不由自主地绞在了一起,卡多克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在自己的身上增添新的伤痕了。藤丸立香曾经抓包过他的自虐现场,卡多克被少女扯着脸好好说教了一番。少女说着下次再想这样可以叫我,我来替你代劳,包你满意。末了给他一个阴险的笑容。

  想起她那些“小恶作剧”,卡多克默默地住了手。

  还有,因为车上空间有限,二人不得不挤在一间房间里。鉴于只有一张并不大的床,藤丸立香又搬来了一床地铺,并规定二人轮流睡地铺。

  对于卡多克来说,二人,尤其是另一方还是个女孩子,共睡一间房,是一件很微妙的事。但藤丸立香看样子并不这么想。“反正不是睡一张床,无所谓嘛。”她这么说着,然后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只粽子。每天睡前她总会絮絮叨叨说今天发生了什么让人愉快的事,然后软软地说句“晚安。”

  这些事情忽然像海水中的泡沫那样咕噜咕噜的升起来,把他的脑海里占满。他下意识地在脑海里描摹藤丸立香的面容,那张他已经观察过很多次的面容:橙色柔顺的发,金色的眼睛,脸庞很小巧,五官不同于他,也不同于a组里的女生们,十分秀气。她来自东洋,可是这样的五官也很好看……她睡着的时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纤长浓密的睫毛,粉红色的唇瓣会稍微张开一点。

  一开始的时候,卡多克会在她沉睡时悄悄用手划过她脖颈的,我恨你,他无声地在她耳边说。

  我恨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嫉妒着你,区区普通人,却能够拯救世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手不再划过少女的脖颈。他悄悄地,轻巧地把他自己的手放到少女露出被子的一小截手掌上。她的手掌虽不柔软,但是很温暖,就像太阳一样,一点点地把卡多克自己焐热。  

  卡多克并不是个容易入眠的人,他会再伸出一根手指,轻巧地把立香翘起来的头发一根根压平。

  立香。他凑到她的耳边,无声地轻语。

  立香,立香。

  如果她离开了,如果这一切终将成为幻梦,他该怎么办?如果太阳不再照耀他了,他会独自一人再次沉入冰冷的寒潭。

  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一阵阵的战栗。





  “……不,这也是我想做的。” 少女突然出声。

  卡多克怔怔地看向她,正对上她亮晶晶的眼睛,带着灼伤人的热度。

  “我会继续走下去的,一定。我在曾经的旅途中,见到了很多美好的事物,也见到了很多很棒的人…………”她的脸上再度浮现出温暖的微笑,“……而且,有个人为了这个世界牺牲了自己,我不会令他失望的,我会继续走下去,说不定等我再次拯救世界成功,他也会回来了呢。

  ……对,我会继续走下去的。为了那些美好的事物,为了迦勒底,为了…………哎,我怎么说出这种热血动漫里主角说出来的台词了。” 她噗嗤一声笑起来,“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我有马修,达芬奇酱,福尔摩斯,迦勒底的其他人,还有我所结识的英灵们,他们都会一直陪着我,支撑我,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

  橙发少女伸出一只手搭在白发少年微颤的手上:“……还有卡多克,你也会陪我一直战斗下去的对吧?”

  出乎意料的肢体接触令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然而卡多克并未反射性地甩开少女的手。

  神使鬼差地,他缓缓点了点头。

  “我会的,藤丸。”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最后卡多克把藤丸立香背回了房间。

  那之后立香给他说了很多以前在特异点的事,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卡多克看着少女眼底的乌青,叹了口气,把她背了起来。

  少女很轻,就算他这种并不强壮的人也能背着。隔着衣物他能感受到二人的骨头碰在一起。

  整天嘲笑我瘦弱,可是你自己也不是么。他这么想着,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说别人的。


  今天轮到藤丸立香睡地铺。

  卡多克想了想,轻轻把少女放到了床上。

  然后自己也躺了上去。

  明明今天是我睡床,我也没有理由要睡地板。他这么想着,手松松地环上了少女的腰。

  恩,明天就这么跟她说好了。

  盖好被子,看着怀中的少女,卡多克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他凑近少女的耳朵,轻轻地说:

  晚安,立香。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A组咕哒真的棒!!!!!太冷了所以只能自割腿肉QWQ

希望太太们能喜欢!

评论(32)
热度(593)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