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卡多咕哒】方糖牛奶

·卡多克x咕哒子

·时间很迷,bug很多,大量脑补私设,ooc警告

·复健中,文笔不存在的

----------------------------------------------------------------------------------------

                                  方糖牛奶

  做完例常的睡前锻炼后,藤丸立香悄悄进了厨房。

  已经是深夜休息时间了,shadow border上的灯光除了管制室和达芬奇工坊已经全部熄灭。不过没关系,藤丸立香早已对厨房的布局了如指掌,所以并不需要浪费能源打开灯了。

  轻车熟路摸到冰箱前拉开门,橙色的灯光照亮了少女雀跃的表情。只见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又摸出一只有着橙色花纹的玻璃杯。她将牛奶倒入玻璃杯,精准地只倒了半杯。随后她把牛奶放了回去,打开橱柜拿出一只标记着“方糖”的盒子。她用小勺子盛起一块,盯了有足足一分钟,方才慢慢地挖下一个小小的角,倒入牛奶中。

  她缓缓将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冰凉的牛奶划过喉管,带着几乎可以忽略的甜味。

  这一切都被门外的卡多克尽收眼底。




  卡多克来到车上也有好些日子了,从一开始的一声不吭到现在的能吃能喝还会稍微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这令藤丸立香感到十分欣慰。两人虽为因为空间不足而被迫睡在同一间房间,但关系却未因为变得亲密,或是说,未到能称为“朋友”的关系。立香一开始甚至因为天文台的冰封对他心存芥蒂,但她现在已经认识到这已成不可逆转的事实,再加上卡多克和他的servant已经被自己打败,那再给自己树立一个敌人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二人的关系就这么不温不火,直到达芬奇lily做出那个令二人都大吃一惊的决定。

  “什么!让卡多克来指导我的魔术吗!”藤丸立香双手砰地拍在达芬奇lily的工作台上,“就他?” 

  一旁的卡多克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啊啦啦,立香酱先冷静一点。如你所见,以后的战斗会越来越艰难,除了体术外你的魔术能力也急需提高。staff们虽然说是魔术师但是光是忙于维持shadow border运转就够他们受的啦,因为卡多克君就是不二人选啦。”

  “可我还有我的caster们啊。”

  “你到底在介意什么啦。卡多克君虽然在A组实力垫底,但是好歹也是从小开始练魔术的前辈呢。而且——”蒙娜丽莎的脸上浮现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她转向卡多克,笑道,“对于你来说也是稳赚不亏的呢。你现在已经和我们在同一条贼船上了,不打算趁现在变强以应付后面的战斗吗?正好立香酱体力和体术都强于你,两个人正好互相监督一起进步啦。”

  “这……好吧。”思索了几秒,藤丸立香点了点头。怎么样都好,现在能尽快提升实力就行。

  卡多克沉默了些许,点了点头。



  “那么今天就多多指教啦,前——辈——”

  卡多克抖了抖肩膀:“……别这么叫我。”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确实是我前辈。那么我盟今天学习什么魔术呢,前——辈——”

  白发青年无奈地叹口气,无视掉那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称呼。他看向少女的眼睛,正色道:“今天教你强化视力的魔术吧。哼,是有多外行,连这种基础魔术都不会啊。”

  他走近少女,二人之间仅隔半臂。“看我示范一遍,”他放慢了语速,“首先要感知自己的魔力流动,然后引导着它,聚集到眼部。过程要快,但是要注意不能一下子引导过量的魔力过去……很容易造成眼睛的损伤,特别是对于你这样的新手来说。”

  “哦哦……看起来很简单很轻松的样子。”藤丸立香盯着他的眼睛看。

  “你先试试再说。”

  藤丸立香的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她挠了挠头: “……我再试试!”

  “笨蛋,刚开始不要那么急,慢一点。还有,这样可以在一开始帮助你引导魔力,等熟练之后就不用了……”

  卡多克握住藤丸立香的手,带着她在空中慢慢画出一个印记。

  重复了3遍,他问:“记住了吗?”

  立香点点头。他的手好瘦,也好苍白。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待在俄罗斯异闻带的极寒里待太久了,导致他的皮肤苍白的近乎没有血色呢。


  他满意地点点头:“看来你还没笨到无药可救的程度——那么,现在我需要做什么,为了提升体力。”

  “啊,这个嘛,鉴于这是刚开始,就绕着这个模拟训练场跑个10圈吧。”

  藤丸立香发誓,她看到卡多克在那一刻脸色变得更白了。

  杀气,我感觉到杀气了!哇这是什么可怕的要吃人的眼神啦,该不会误会我是想诚心报复他吧。要知道就不用那种轻飘飘的语气说话了,嗯——反省反省。

  于是她再度开口,带着一脸正气和庄重的口气:“我知道可能一开始来说很困难啦,但是现在时间紧迫也没法给你系统训练从头开始…嘛如果真的不行可以减点的。总之万事开头难……”

  “我可以。”卡多克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倒是你,好好练习这个基础魔术吧。”

  “我可不会输给你。”藤丸立香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我打赌在你跑完10圈前我已经掌握这个魔术了。”

  “就凭你?不可能。”

  “如果我输了我今晚就睡地铺。”

  “哼,成交。”



  看了一眼开始跑动的卡多克,藤丸立香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强化视觉的训练中。

  一开始是有点困难,不过基础魔术到没有真的难道哪里去。立香摸索着,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她感觉到自己能在不借助任何手势的帮助就能成功快速地释放这个魔术了。她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偌大的训练场地仿佛一下子缩小了许多。藤丸立香觉得自己像吃了梦幻仙境食物而变大的巨人,每一样东西仿佛都触手可及,仿佛无形的巨手把万物拉到她面前供她审阅。

  她看见在沿着场地边缘跑步的卡多克。潮红色浮现在他苍白的面颊上,汗水一颗颗地滑过他的颈钉,再没入领子里。他看上去不太好,呼吸也很急促……

  “卡多克前辈,我搞定了。你还差几圈啊?”

  他抬眸瞟了一眼露出胜利微笑的少女,咬牙挤出两个字:“2圈。”

  “那你加油,就快了。”藤丸立香说着,也开始了她自己的体能训练。


  晚饭过后,藤丸立香休息了一会又开始了她的训练。等她喝完睡前的半杯牛奶回到房间的时候,卡多克已经躺在地铺上了。

  回想起跑完十圈精疲力尽以至于要她扶着走的卡多克,立香有点担忧地问道:“没事吧?要不床给你?本来今天也是你睡床。”

  “愿赌服输。”

  “哎,那敢情好。”听他这么说,藤丸立香美滋滋地钻进了被窝,“今天也是很棒的一天呢,学会了新魔术,又有床睡……”

  卡多克背对着她,听她说完了今天开心的事以及“明天也要继续加油”后,淡淡地问了句:“你晚上还训练么。”

  “恩?是呀。毕竟要抓紧一切能够利用的时间变强,这样多多少少也能帮上迦勒底大家的忙吧。唉他们都好辛苦啊……要是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就好了。”

  “……随你便。不过在训练上,我不会输给你的。”卡多克把杯子往上拉了拉,“我睡了。”

  “晚安,前辈。”




  这种神奇的竞争训练模式就这么确定下来了。卡多克喜欢这种较量——他渴望着向藤丸立香证明自己的能耐,奈何体力这种事情实在不能一蹴而就。不过古人有云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终于在一天,卡多克获得了床的一夜权。

  他早早便躺在床上等藤丸立香回来,他知道她肯定去享受她的睡前牛奶了——他已经想好说辞,等她回来就好好地嘲笑她,叫她再也不会把自己视为需要被护在后面的家伙。想到这里,卡多克脸上浮现出一层久违的胜利的笑意。

  立香打开房门,看到床上裹着被子的卡多克眼睛一亮。

  “恭喜。”

  她说。

  “也不过如此嘛,你。基础魔术掌握速度尚可,一到稍微难度高点的魔术速度就慢下来了,果然是连三流都不到的魔术师啊。”

  “恩,确实是这样。卡多克前辈明明被冻了一年身子弱的要命,但是很快就适应了高强度的体力训练。之前听说前辈是a组最弱的,马修说我和你很像,我还在想难道也是一个像我这样半路出家的半吊子魔术师吗,结果根本不是嘛。前辈明明是个很厉害的魔术师——比我要厉害很多。”

  没有恼怒,没有反驳,少女出乎意料地平静。但这段出乎意料地褒奖反而令卡多克感到不安起来。

  上一次听到别人夸奖自己是什么时候了……?习惯了被轻视,被指责的青年反而感到惶恐,内心那点自卑的成分在不断放大——这是什么意思?她有什么目的?

  “……你什么意思。”好半天他才憋出这句话。

  “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啊?只是单纯感叹卡多克前辈真的很厉害哦?”藤丸立香歪了歪头,笑了起来,“有时候我在想啊,卡多克最终能成为我们的伙伴而不是敌人真是太好了。”

  “强大的伙伴,令人安心。”少女小声补充,然后在地铺上躺了下去。

  “!!”

  卡多克感到面庞有些发烫,藤丸立香直率的话语出乎意料地直接击破了他内心搭起来的重重城墙。

  他感到有些困惑,他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心脏跳的这么快。——“因为别人的认可而感到欣喜。”他意识到了这点,突然间他发觉以往对于藤丸立香堆积起来的敌意与嫉妒已然消散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其他别的东西,满当当地填满他空虚的内心。

  


“唉,剩下的物资也不多了,要再省省了。牛奶……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去补给的时候。要不改成每天喝1/3杯吧,但是这跟没有喝有什么区别嘛……!不不不,还是有区别的,不喝牛奶我睡不好。还有方糖,对,一定还要加方糖。但是方糖剩下的更少,明明每天就只加一丢丢丢……要不试试不加?毕竟staff泡咖啡也要用方糖……可是不放方糖的牛奶没有意思啊,就,就再加少一点,从边角磨一点点下来就好……”

  少女并未注意到他还没有睡着,只是躲在被窝里碎碎念着。卡多克安静地听着,他听着少女一直在担心shadow border 的储备是否能支撑他们度过这段在虚数之海的日子。藤丸立香纠结着是否要放弃她关于睡前的小习惯,这是自小便陪伴她的。即使以前在特异点过得艰苦,如果有机会她依旧不会放过。但是经过一段碎碎念后,她决定放弃这个小习惯了。

  卡多克知道这些牛奶和方糖的消费对于目前的物资来说无关痛痒,因为牛奶只有她自己会喝——卡多克还曾经嘲笑过她像小孩子一样幼稚——而方糖,每天少女往牛奶里加方糖的量简直等于没有,可以说是象征性的了,仅仅只能给精神少许慰藉。

  我想天文台了,他听到少女小声喃喃。我想念以前每天晚上一杯满满的热牛奶,然后再加入三颗方糖。卡多克悄悄地翻了个身,他看到藤丸立香整个人卷在被子里,只剩呆毛露在外面,焉趴趴的。她以为卡多克已经睡着了,为了不吵醒他,只能躲在被窝里讲些讲给自己听的悄悄话。

  卡多克不清楚这是否是独属于藤丸立香的一种发泄方式:在单独的房间里,尽情展露自己的无助和脆弱。但是他的入住令这个自由也没有了,她只能在夜半三更悄悄地躲在被窝里发泄。以往清脆的声音有点颤抖,还带着点哭腔,卡多克猜想可能橙发的少女正在悄悄地抹眼泪。

  ——你对别人总是太好了,你接纳所有人,无论是光明磊落的骑士还是疯狂的杀人狂,但你只会对自己展露伤痕。

  想到这里,卡多克感到心一阵一阵地抽。

  晚安,前辈。

  少女把头伸了出来,她轻轻地说了一句,然后闭上眼睛入睡。


  这一次卡多克再也没有去纠结这个称呼了。不可思议地,他为这个称呼感到些许满足——就像马修总是说我老是依靠着前辈,前辈是我最重要的人那样,藤丸立香,是不是也在依靠他呢?

  他在藤丸立香内心里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随着又一个异闻带的切除,迦勒底一方也趁机储备了大量的补给。在庆功宴上,藤丸立香突然拿出一大串火烤过得棉花糖,给每个人都分了两串。

  “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的照顾啦,我一直想给大家做点什么但是老是被说’立香好好提升自己就足够了!’ 但是我还是像给大家准备点小礼物吧!虽然找不到商店什么的……但是我发现了棉花糖!然后想起来去年迪昂给我的情人节回礼就是火烤棉花糖,就自己做了!一点小小心意请大家收下,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啦~”

  她笑的很开心,给卡多克递过来四串:“我的份也给你……是欢迎你加入我们的。有个可靠的前辈在……我觉得很安心。”

  达芬奇lily注视着卡多克瞬间红起来的脸,笑而不语。



  临睡前,藤丸立香照例走进厨房喝牛奶。既然物资都补充了,那我小小地奢侈一下也没问题吧!

  当她走到冰箱前,她发现桌子上已经放了一杯满满的牛奶,正是她的那个有着橙色花纹的杯子。牛奶已经被热好了,藤丸立香小小地抿了一口,然后露出了惊喜又幸福的表情。

  “好甜。是三颗方糖呢。”

  少女慢慢地把这杯牛奶喝完了,然后回到了房间。

  卡多克已经睡下了,按照二人原本的约定今天他睡地铺。

  藤丸立香轻轻地跨过他的身子,钻进被窝躺下。

  “果然,有前辈在就是很安心呢。

  谢谢,晚安,卡多克前辈。”



  但是,由于黑灯瞎火的原因,藤丸立香并没有看到卡多克红透的耳朵。

  

  

END

----------------------------------------------------------------------------------

满足了自己想要看咕哒子喊前辈和卡多克教咕哒子魔术的愿望

写到后面比较急,整体比较粗糙

继续大力安利A组咕哒!请你们马上去结婚!

【ps希望你们能多多评论XD给我提点意见什么的或是有什么看法,我真的很想知道各位太太是怎么看我写的卡多咕哒的qwq

评论(18)
热度(330)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