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B叔咕哒】现实偏差

·狂海咕哒+av海咕哒
·全是私设,逻辑感人,文笔幼儿园
·纯手机码字,欢迎捉虫





现实偏差

暗色的天空如同深色的玻璃,没有云,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唯有无尽的哀鸣回荡。
这里是星球的垃圾场,被丢弃之物堆积于此,永无救赎可言。
复仇者屹立在这片大地上,平静地看着她。




藤丸立香从梦境中惊醒,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7点整,正是她起床的时间。
听到床上窸窸索索的声响,黑色的狂战士转过头来。
“早上好,赫拉克勒斯。”
少女朝他露出笑容。
“……”狂战士微微点头,嘴角略微上扬。

今天的任务是去狩猎素材。
“完全没有做过……真是件麻烦的事啊。”藤丸立香看着清单上列出的一项项物品,“龙牙,龙鳞……嗯这个要去有龙出没的地方…………心脏,这个…………”
“确实是件很麻烦的事呢,”温柔的后辈说“前辈不打算带多几个从者去吗?这可是持久战呀,光是赫拉克勒斯先生和我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马修不是想尽快提升自己嘛,那就千万不要放过这个机会!
……至于赫拉克勒斯,他绝对没问题的,他是最强的从者。”
前辈露出了很温柔的微笑,马修想。明明才刚刚定下契约,就对从者实力如此自信吗?
不过也是,那可是希腊最著名的大英雄啊,才刚刚开始就有如此强力的从者加入,一定,一定可以拯救人理的……!

我真的没做过这种奇怪的事,看着前方狂战士奋力战斗的身影,藤丸立香暗道。
为什么在解决一个特异点后需要收集材料?罗曼医生说这是有助于从者提升以便与面对接下来特异点的战斗……但是,真的很麻烦啊!
正胡思乱想着,后辈的一声惊叫唤回了藤丸立香的思绪。
“赫拉克勒斯先生,当心!!”
赶紧看过去,却是狂战士杀的一时兴起,直接孤身一人冲入飞龙群中直取飞龙群首领。
一开始定下的一点点解决目标的方针被完全打乱,马修有些手足无措。她尝试着跟随着赫拉克勒斯的脚步冲入飞龙群中,却被无数头飞龙挡在了外面。举盾抵挡着攻击,盾之英灵从缝隙中看去,只见高大的黑色身影正挥舞着巨斧,咆哮着与龙群首领战在一起。他黑色的长发被气流吹起,期间夹杂着鲜血。
有龙的,也有他自己的。
“立香!想办法稳住他!!飞龙群开始狂暴了!!!这样下去即使是赫拉克勒斯也会扛不住的!!”通讯里传来罗曼医生紧张的大叫,“……啧,狂战士就是沟通成问题啊……!”
藤丸立香迅速地行动了,并非直接命令狂战士撤退,而是开始给予他支援。少女不断地调整她的位置,在避免吸引飞龙注意的情况下对狂战士不停释放强化魔术,动作熟练地仿佛重复了千百次。
“……确认飞龙群消灭,现在可以开始回收材料了。刚刚真是险,不过真没想到立香你不是让从者撤退而是直接对其进行支援,”罗曼看着正在给赫拉克勒斯治疗伤口的少女,感叹道,“该怎么说呢,真是符合狂战士胃口的做法啊。”
藤丸立香抬头看狂战士的脸,正巧他低下头,对上了她的视线。
“因为我知道赫拉克勒斯是最强的嘛。”她露出一个可以定义为温柔的微笑。




脚下的大地在哭号。
黑泥,和翻滚的浓烟,凝聚成无数的怪物向橙发的少女涌来。
没等她进入防御姿态,弓弦的声音响起。只有一声,面前却轰隆的一声突然变成了一块干净的平地,什么怪物都像是从未出现过。
藤丸立香放松下来。他还在。
那个神秘的servant还在。
她仍未得知自己身在何处,也许是魔术王的又一个陷阱:她位于一块无尽的荒野,这里永远弥漫着难闻的臭味,到最后她的嗅觉直接失灵了。脚下的泥土好像是圣杯的黑泥,每时每秒都在释放出强烈的腐蚀性诅咒,却不会置她于死地。浓厚的烟雾令可见度降到最低,痛苦的哭喊声伴随着一波波难以形容的怪物出现。
监狱塔比起这里简直就是天堂,至少适合人类待着,立香甚至还有一张床可以休息。
而这简直就是她所能拥有的最糟糕的梦境了——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也没有时间。整个空间弥漫着强烈的诅咒,叫嚣着钻入她的毛孔,令她犹如遭受世上千万种酷刑。
那位自称岩窟王的复仇者并未现身,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
他自迷雾中现身,高大的赤色身躯,扛着一把巨大的弓,面容被一块布遮住了无从看见。
这大概是藤丸立香所见过的最具压迫力的英灵了。
没有任何一只怪物能碰到她分毫,在五米之内就被高大的男人如砍瓜切菜搬统统消灭。
他虽从未告诉藤丸立香真名和职介,但藤丸立香能感受到那赤红身躯上缠绕的扭曲的气质。
你是avenger吧。她问。
男人发出一声低沉的嗤笑。
是。他说。

比起岩窟王来说,这气息更加令人不舒服,但是却令我感到无比安心。藤丸立香想。
简直就像,守护我的骑士那样。




“前辈最近脸色不太好,怎么了吗?”马修担忧地问。
“没事,就是…………老是做梦。”
“诶?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吗?这样影响睡眠可不行啊,接下来还有很多战斗需要前辈呢。要不我陪前辈去医生那检查下吧。”
“没事,可能是我有点紧张啦,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什么的。不过有赫拉克勒斯在,我就不会担心了。”
“前辈和赫拉克勒斯先生真的感情很好呢,平时也都是一直在一起。”
“因为赫拉克勒斯会保护我啊,所以跟他在一起我会很安心。”



藤丸立香躺在myroom的床上,她的中意从者坐在地上,异色的双瞳注视着她。
“赫拉克勒斯。”她轻轻地叫他的名字。
狂战士低低地吼了一声。
“我梦见我到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了,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诅咒缠绕着我,还有很多怪物攻击我。”
少女伸出一只手,狂战士轻轻地握住了它。
那只手在他宽大的手掌中显得格外脆弱,仿佛一触即碎。
当然,如果他想,捏碎它只不过在意念之间。不过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他能感受到这只手在微微的颤抖。他努力调整着力气,确保在不会伤到她的情况下尽可能紧握住她的手。
他低低地朝她吼。
你该睡觉了。
藤丸立香从那破碎的音调中听出来他的意思。
“……我不,一睡觉我就会回到那个地方。我不想去那里。”
安心吧,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保护你的。
“真的吗。”少女的声音里带上了雀跃的笑意,“嗯,我知道赫拉克勒斯一定会做到的。
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巨人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发。
睡吧,别怕。
他用破碎的音调对他的御主许下承诺。





一箭,怪物随着浓烟消散。
藤丸立香坐在原地,抱着膝盖发呆。
“为何坐着不动。”复仇者淡淡地问。他的声音十分低沉,是藤丸立香从来没听过的声音。
“在等梦醒。”她回答。
果不其然,她又听见了那低沉的嗤笑声。说不清里面包含了什么样的感情,这位复仇者永远不会轻易外露任何情感。也许他在嘲笑我,立香有点烦躁地想。
“我还在想你是谁。”她又补充,带着点赌气的性质。
“我是谁。”他转头看她,语气平淡。
他是机器人吗,为什么永远都是这种风轻云淡的语气。
藤丸立香咬着指甲盖,恨恨地回答:“我猜不出,但是,绝对不是我最喜欢的那个。”
复仇者点点头。并不是肯定藤丸立香,而是表达“我听到了”这个意思。随着浓雾的再次集结,怪物再次出现了。
很快,又被复仇者全部射杀。
这回的怪物好像跟之前的不一样。立香想,之前的是羊头狗身子,这会是牛头蛇身,从来都没出现过的。
“真见鬼,我该什么时候才能逃脱这个梦境?”
“当你梦醒的时候。”
又是这种回答。好吧,当我醒来时确实就结束了,可是一闭眼我又站在这鬼地方了。
“avenger,难道你就不知道该怎么离开吗?”
“也许吧,但这并不是我的首要任务。我被召唤,只是因为一段因缘和一个承诺罢了。
不管你变成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保护你。”




越来越不对劲了。
藤丸立香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梦境……明显跟监狱塔那个不一样。
没有出口,没有路,她就像一只鸟,被囚禁在一方天地里。
没有活着的东西,除了她自己。她能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因此会招来那些怪物…………那些怪物的形状是前所未见的,而且每次都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仇视着她,这个活着的东西。
如果没有avenger在,她早就成为那样的东西了吧。

不,这不是重点。
询问马修自己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前辈怎么了?是没睡醒吗?”
不对,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断层了吗。
最后的记忆是在战斗中,明明专注地注视着现场准备随时给予赫拉克勒斯支援,眨一下眼睛突然就到了那个地方。
就像是电视换台那样,“噗擦”一下,从上一个台换到下一个台,期间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她从糟糕的梦中醒来时,面对的是后辈例行的早晨问好。
我难道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吗?她不断地问。
没有啊?你在想什么啊,难道是最终战前太过于紧张吗,放松啊,没事的。所有人都这么回答她。

藤丸立香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根本无法与别人沟通。
我…………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她对狂战士碎碎念。
明明都已经是最后了,马上我们就要面对所罗门了……但是,我感觉好奇怪啊。
…………为什么我觉得这一路下来,我觉得很轻松呢………………?
是哪里除了偏差吗。
狂战士安静地听着,然后摸了摸她的头。
唉……………………御主长叹道,如果赫拉克勒斯你会说话就好啦,我想听你说话,我想知道你的声音是怎么样的。
回应她的是低沉的咆哮声。



“诶,赫拉克勒斯,为什么突然抱我起来——”
小心地抓着御主的手,狂战士将那只白瓷般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藤丸立香愣了一下,苦笑出声:“是啊……最终战就要来了,等这一切结束,我们也要分开了…………”
想到分离的场景,她不禁默然。
任凭狂战士抓着她的手,藤丸立香仔细端详着他的脸。大概是被狂化扭曲的缘故,此刻赫拉克勒斯的面容并非生前那样。但那面部和五官的线条仍是坚硬而优美的,令立香想起艺术馆里古希腊的大理石雕像,集岩石的坚硬与流水般的柔和为一体。
她曾在书上读到,赫拉克勒斯是希腊最为俊美的男子。仅凭书上寥寥数字她无从得知,但面对面时她便突然明白为何书籍上的形容如此稀少,这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清楚的,众神的馈赠。
她还读到赫拉克勒斯是位勇猛的战士,为人豪迈,虽因发狂闯过,仍是位品行高洁的大英雄。
“不愧是希腊首屈一指的大英雄,即使在狂化状态下,仍保有理性。”
藤丸立香还记得罗曼医生的评价,并为此感到深深的自豪。她记得刚刚召唤出他的情形,狂战士无法言语,只能发出一阵咆哮。她曾畏惧于狂战士的无法沟通,却又不由自主地依赖他强大的力量。
他不是什么失去理性的怪物。最后藤丸立香得出如此评价。
他会在敌人消灭干净后立马停手,当她治疗完毕后他会朝她露出一个笑容。
藤丸立香并不是个专业人员,她在磕磕绊绊,却又飞速地进步着。
赫拉克勒斯会在她做出正确的决定时竖起大拇指;在战场上冲在第一线,在迦勒底加入其他从者时,藤丸立香曾担心过他会不会与其他人起冲突,然而事实证明这担心纯属多余,她甚至看过高大的狂战士陪童遥和杰克玩“荡秋千”游戏。
他是温柔的。

自从成为中意从者后二人独处的时间相当多。有时赫拉克勒斯会把橙发的御主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肩膀上。这个时候藤丸立香就会替他梳理一头黑色的长发。当她难以入眠时,从者会坐到床边的地板上,伸出一只手,笨拙地,轻柔地抚摸她的头发,直到她入睡。
如果赫拉克勒斯能说话就好了。不止一次,她这么说。
不过没关系,我还是最喜欢赫拉克勒斯,即使不会说话也喜欢。她又加上这么一句。
狂战士听着,然后发出断断续续的低沉吼声。
嗯?你在跟我说话吗?可是我听不懂啊。

也许是心有灵犀吧,渐渐地,藤丸立香发现自己似乎能领略到那吼声中的意思了。

——赫拉克勒斯,我能成功拯救人理吗?
——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复仇者一只手扛起藤丸立香,一把把她按到他的肩膀上。
怪物接近了,复仇者另一只手拿着弓挥舞,根本看不清那动作,立香只能看到怪物再度哀嚎着消散。
一直让他干活好像有点太过意不去了,藤丸立香想,抬手打出几发gandr击退逼近的怪物。
复仇者的头往她这偏了偏:“你不需要出手的。还有,我身上也不干净,不过会比在地上好些吧。”
“啊……嗯。”藤丸立香点了点头,离开地面后,诅咒的影响就减轻了不少,“……有股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呢。”
“是么,那就好。”
藤丸立香转头盯着复仇者的侧脸看,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接近他。
男人有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侧脸线条流畅而俊美。他的五官几乎被那个据说是宝具的毛皮盖住了,但是立香能看到他薄薄的唇和高挺的鼻梁。
“累不累?”她问他,“一直扛着我战斗很辛苦吧。”
“你很轻。”他说。
她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里带了笑意。

“……好了,这暂时结束了。要过一会它们才会卷土重来。”复仇者坐下来,把少女抱在他的怀里避免与地面的黑泥接触。
“困了吗,那就睡会吧。”
“你不会觉得很难受吗,坐地上。”少女在他怀里闷闷地问。
“…我是因为这里才会变成这样啊,”复仇者道,不等她追问,摸了摸她的头,“睡吧……很快就会梦醒的。”




藤丸立香从灵子转移框体里苏醒。
视野里挤着好几个人。
达芬奇,工作人员,芙芙,以及……马修。
“前辈!前辈终于醒了!没事真的太好了!”
大脑一阵空白,过了一会藤丸立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把抱住了马修。
“马修……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她听见自己哽咽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心底有个声音这么大喊。
她更加用力地抱紧了自己的后辈,是真实的触感,可是为什么,这么陌生,这么虚无缥缈?
“我以为,你死了…………”
“诶,前辈刚刚回来的时候不是抓住我的手我们一起回迦勒底的啊。”
什么?
“马修………没死?”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前辈。”

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轰”地炸开了。藤丸立香一把推开自己的后辈,双手抱紧了脑袋。
马修…………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
她抬头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达芬奇和工作人员们担心的眼神。
达芬奇亲,大家……不是也都死了吗???
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
只剩我一个人,被丢弃了。

藤丸立香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像是打翻了调色盘似的,映在视网膜上的颜色全部倒出来了,那些颜色到处乱流,全部混在一起,在被无形的手不断地搅拌,搅拌。
她发出无声的尖叫,赶紧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映入眼帘的是赤色的躯体。
“梦醒了?”男人伸手擦掉她额头上的冷汗。
“赫拉克勒斯。”她颤抖着唇,轻轻吐出那个名字,仿佛念出某个珍藏的咒语那样。
“你怎么在这,不,我,我怎么………………”

她尝试着回忆,起初是一片混乱,慢慢的,有影像浮现在她脑海里了。
罗曼死了,马修也死了,人理被拯救了。
然后,所有从者被遣返了,迦勒底被冻结了,一个皇女带着杀戮的佣兵来了,达芬奇死了,大家都死了…………
“这可是地球的人理拯救者,直接杀了可能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麻烦………………把她丢到那里……………………”
然后就…………

“我——”
“嗯,你被丢弃到地球的废弃面了。本来你会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杀死,然后变成怪物的一员,但是,你还有我。”
“你,赫拉克勒斯……!”少女抓住他,“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这样的,有哪里出错了。她的赫拉克勒斯是高洁无比的大英雄,怎么可能会身上布满扭曲的诅咒?
“……大概受到这个地方的诅咒影响,被扭曲成avenger了…啊啊,但是别担心,这不是第一次了…………我现在,可是满腔怒火,恨不得立即把那个丢你来着的异星之神狠狠摁在地上揉捻………………
我会击落所有的神,他们只不过是人类前进道路上的尘泥罢了。”
闻言少女笑了:“当然,我也要找那几个人算账呢。”
熟悉的嚎叫声再度传来,赫拉克勒斯再度起身,一只手把立香固定在他的肩膀上。
“怎么样,睡醒了吗,立香。”
少女伸出双手抱紧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然后轻轻在他面颊上印下一个吻。
“睡醒了,那么,我们离开这儿吧,赫拉克勒斯。
等离开这,与我签订契约吧,我们一起向那群家伙发起复仇。”
“乐意至极,”男人发出低沉的笑声,“无论去哪,我都会陪着你的。”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真的挺喜欢b叔的,一直想为他写文
希望你们能get到我在讲什么吧

结尾说一下,咕哒拯救人理的过程和她梦中有微妙的差别
现实中没有收集材料,一个特异点完了接着下一个,没有休息时间
然后在时间神殿那里学妹医生都挂了
没有经历1.5,皇女来的时候除了咕哒迦勒底的人全死了,咕哒被丢到星球的废弃面
b叔是因为和咕哒有因缘才会在那里被召唤的,原本是弓阶,受到废弃面诅咒影响变成av

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故事💙



评论(10)
热度(88)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