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不可入眠1(泽拉斯中心君臣向,私设多如狗,ooc)

不可入眠
1.0
——酒,还有我们不可知的过去。

1.1
一个普通的黄昏。
科尔坐在吧台后面,破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大厅里全是水手们大呼小叫的声音,混着酒和荷尔蒙的气息,乱糟糟地挤在名为“铁船钩”的空间里。天边最后一抹余晖透过吱嘎作响的木门攀上了吧台上那个小小的胡子女士像身上。如此惬意,如此安宁,科尔不禁打起了呼噜。
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敲了敲木台的边缘,科尔抬起眼睛,看见了那个昨天住进来的人——有着一头银发,和海蓝色的眸的白净少年。
“少年”——或许科尔不应该这么称呼他,因为傻子都知道这样一个高雅的,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人不可能会来到鱼龙混杂的比尔吉沃特。但他看上去真的很年轻,可能20岁都不到。
科尔的思绪又回到了昨天,也是这样一个黄昏,少年推开了“铁船钩”酒馆的门,金色的光在他那身白袍上滚动,把他与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无形间分割开来。
“请给我一间最好的单人房,”他说,声音明显是个成年的男人(虽然在科尔听来仍像个毛孩)“再给我点吃的。”他拿出一枚金比隆(注:比尔吉沃特的货币)递过去。
“我不知道会在这里住多久,不过我会每天付钱的。”

1.2
“昨天的食物来一份,谢谢。”泽拉斯对老板说,同时递过去一枚金比隆。
“昨天小少爷吃的再给他来一份!”他转过头扯着嗓子吼。据说他曾是个有名的海盗,不过在没了一只耳朵,瘸了条腿后就不出海了。泽拉斯听见这里的人都叫他“哑巴科尔”,因为惹毛他他会把哪个人的舌头剁下来。
晚餐还是老样子:几条熏大马哈鱼和一块味道不咋样的奶酪。不过泽拉斯不会在意这些问题,自从飞升后他的味觉就变得迟钝且麻木了。摄入食物也不是必须,但维克托建议他还是吃一点保持身体机能。
除此之外还有一杯酒,颜色是很深的小麦色。这是在整个比尔吉沃特都很有口碑的“铁钩烈酒”,独此一家的。他不喜欢喝酒也不擅长喝酒,估计这是“哑巴”看在金比隆上额外赠送的。
来者不拒,所有东西统统下肚,包括那杯酒。
比尔吉沃特的烈酒在整个瓦洛兰鼎鼎有名,不过对于泽拉斯这种喝果酒都会醉的人来说,有点……过头了。
整个人几乎是飘回去的,刚回到房间泽拉斯就一头栽到了床上。头很晕……世界在旋转……世界好像隔了一层毛玻璃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一轮圆月挂在夜幕上,清明且温柔。
月亮……

1.3
那晚的月亮也是这样,很圆很亮。
也有一个人,给了他一杯酒。
“喝了它,这是命令。”
…………
然后呢?
不知道了。
好模糊,头好痛。
随后他便失去了意识,沉入了潮水般的黑暗中。

评论
热度(5)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