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不可入眠2(泽拉斯中心,君臣向,私设多如狗,ooc)

不可入眠
2.0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1
“你的身体恐怕要坏掉了。”
“……啊,是吗。”
“大概是飞升不完全导致的吧。”
“有办法吗?”
“……改造,给你一具全新的躯体。”
血肉之躯……“不,我不需要这种脆弱的东西。”
“不不不,它像积木的框架那样,让能量塑形,让它不会崩溃。”
“……可行么?”
“试试吧。”

2.2
泽拉斯睁开眼。
他竟然身处于一间暗室中,刚刚趴着的桌子上堆满了卷宗一类的东西。油灯快燃尽了,最后的火苗颤抖着苟延残喘。
外面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它的穹顶离地有几十米,由四根镀金的石柱支撑着。每根石柱上雕刻着逼真的浮雕,有太阳和雄鹰,还有沙漠与舞女。地面是琥珀色的,亮的像面巨大的镜子。除此之外,还有……王座,巨大的王座……!
它是整个大厅的至高点,无论是身材多么魁梧的人也只能仰视着它。
——权力。

2.3
大厅里只有他一人,寂静的可怕。也许这只是一个梦,因为四周的一切都如此缥缈,感觉飘飘然的。但一切又是这么真实,所有东西都触手可及,香炉里燃着顶级的熏香,几缕淡香钻入他的鼻孔。
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泽拉斯看过去,只看到那人一袭华袍,面容模糊不清。
“全都批完了?”他说,声音低沉。
泽拉斯下意识地答道:“还没有,太多了。”
看上去他好像送了一口气的样子:“没事,休息一下吧。陪我喝酒。”
不容拒绝,他直接把泽拉斯拉走了。好任性,银发的人心想。
他们来到一处露台,泽拉斯这才发现原来夜色已深,无数繁星在闪烁。
那人把一个金色的酒杯放到他面前。
“我不喝酒。”
“喝。”他的声音充满威严,“这是命令。”最后一句又多了一些狡點。
“你是谁?”

2.4
醒了。
还是那个号称最好的,其实天花板会掉木屑的房间。
泽拉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梦醒之后脑子里全是空的,却闪过一幅又一幅迥异的画面。
破旧的房子。
血。
夕阳。
沙。
碰撞的兵器。
古老的图书馆。
一个吻。
——以及,头盔。
金色的,鹰头头盔。

2.5
不知道都是什么。
泽拉斯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沉重的黑云在空中翻滚,浓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有黑雨从天而降。
开始起雾了。
总之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再次合上了眼睛。

——————————————
卡文卡的要吐了……ಥ_ಥ

评论
热度(5)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