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不可入眠3 (泽拉斯中心,君臣向 ooc 私设多如狗)

不可入眠
3.0
——你没认出我,我也不记得你。

3.1
大概昏昏沉沉睡了两个小时左右,泽拉斯又醒了过来。
他习惯性地看看窗外,发现雾已经覆盖了整个比尔吉沃特。那雾是冷冷的青色,很浓,令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冷。他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港口城市怎会冷到这种程度?泽拉斯觉得气温应该已经降到了10度以下。
突然楼下传来了惨叫声,他不假思索地打开门冲了下去。
大厅里的是科尔,他被雾包围住了。他的眼球几乎突出了眼眶,舌头也从嘴里伸出来,脖子上青筋暴突。泽拉斯定睛一看,便感到层层寒意从脚底爬上来。
——那不是什么雾,那是亡魂!无数枯槁的亡魂聚在一起,如雾般翻滚。它们撞破了紧闩的木门,猎食毫无抵抗之力的人类。它们把灵魂从躯体中生生扯出,从此亡者大军又多了一员。
“铁船钩”酒吧除了泽拉斯已经没有活着的东西了。
泽拉斯想起来了,亡魂之地暗影岛地处瓦洛兰大陆的西北一角,比尔吉沃特是离它最近的地方。每年有一夜,亡魂会倾巢而出,来到比尔吉沃特开始亡灵在阳世的狂欢。
——当地人把这叫做噬魂夜。

3.2
门框上挂着一束女王草,在寒风中无助地摇晃。在比尔吉沃特的民间传说中这东西是可以驱赶亡灵的护身符。
但现在不管它是女王草还是国王花都没有用了。泽拉斯相信亡灵们已经盯上他了,他虽然是个能量体,仍没有脱出“生物”的范畴。
亡灵朝楼梯上的人步步逼近,其中包括科尔。死亡的腥风粘腻又冰冷,银发的青年面无表情。他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正在思考如何走下一步。泽拉斯不想在今夜当比尔吉沃特的英雄,他所需的只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能令他平安度过这个夜晚。在那之前他必须杀出这个已经被亡灵占领的地方,但他却没将这些死掉的东西放在眼里。它们的战斗力其实很弱,纵使泽拉斯此刻的力量不比之前,他也能带给它们第二次死亡。
甩了甩手,仿佛只是一个热身的动作,一道奥术脉冲就已经打了出去,狠狠地撞进迷雾中,在木地板上砍出凌厉的线。
它们发出一种凄惨的尖叫,有点像无数锋利的指甲在玻璃上划过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泽拉斯依旧是面无表情地释放出几道脉冲,迷雾便消散的差不多了。泽拉斯飞身而出,冲到街道上。
比尔吉沃特建于山崖上,高低比较明显。泽拉斯判断高处的上城区是安全的地方。“铁船钩”却是在低城区,多是一些穷人居住,无论如何,富人们大可安睡,而穷人却要遭受灭顶之灾。
街道已经被雾笼罩了,不过泽拉斯并不把它们放在眼里,他唯一的顾虑就是暗影岛那几位“名人”,维克托给他的身体大大削弱了他的力量,如今的他遇上他们未必能全身而退。

3.3
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什么牛逼的人物,直到扒手广场,泽拉斯也没花掉多少魔力。他一直在使用脉冲,这种魔法的耗魔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而且覆盖范围很广。
广场那里有几个人在使用火枪和弯刀与亡灵们战斗。为首的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红发似火。
按理说物理攻击对亡灵造不成什么伤害,但他们好像很有经验,看上去不是第一次经历噬魂夜了。
“啊,又来一个。”莎拉在激战中还能抽出一秒钟瞥了泽拉斯一眼。“逃命的话尽管往上跑吧,去胡子女士的神殿那里。”
“好的,谢谢。”
语毕泽拉斯随手炸了一记毁灭之眼到烟雾中。碎石纷飞,亡灵们在哀嚎中烟消云散。
“……魔法师啊。”雷文看了一眼被炸的一片狼藉的广场,地皮几乎被翻了过来。他虽然不是玩魔法的,但也接触过不少魔法师,知道这种程度的法术绝对不应该是这样挥挥手就使出来的;更别说这个看上去毛还没长齐的小白脸,轻松得就像刚刚随手扔了一块垃圾一样。
厄运小姐比她的手下们更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感谢你,小哥。我是莎拉,幸会。”
“泽拉斯,不走么?”泽拉斯抬手把兜帽拉上。
“应该没什么事了,我们去找俄洛伊吧。”雷文对莎拉说。
“唔,好吧。这回算顺利了,没有遇到战争之影那一类的东西。”上个噬魂夜实在令她永生难忘,战争之影这种超越了生命的恐怖生物在她心里已经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3.4
有句话说得好:福无双至 ,祸不单行。
一行人刚刚离开扒手广场没多久,只听地底传来一声尖啸,像切刀迅速划过玻璃。瞬间几十支尖矛从地底冒出,幸好众人反应迅速,才没避免全灭的悲剧,但仍有几人被洞穿了身体。
几十个手持长矛的士兵从地底冒出来,身着古代的铠甲。
亡灵的尖叫声从远方传来,浓雾簇拥着一个身影朝这里逼近。那个身影穿着一身青黑色的法衣,外面罩着铠甲。它戴着一个鹰头头盔,眼睛开口处流露出森冷的光。
除了泽拉斯,所有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幽冥……领主……”雷文的两片唇无声地开合,最后挤出几个字。
“那是什么?”泽拉斯问,“我从来没听说过。”
“总之就是暗影岛的亡灵,和死亡颂唱者他们的性质差不多,不过没那么出名但是力量据说比那群家伙还强。”雷文小声且快速地解释道,“没想到他也出现了……”
看来抽中了头牌,泽拉斯想。
“要不你们先走吧。就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泽拉斯挥手释放出几道脉冲打散那些士兵。
那几人犹豫了一下,留一个人在这里好像有点不厚道,但如果不走,就可能会被团灭。
“小心点。”莎拉对银发的青年说,然后带人飞速离开了这里。

3.5
其实泽拉斯并不想当什么英雄,他只是觉得那群人留在这里很麻烦而已。
空间并不宽敞,他的法术随随便便就有可能误伤他们。虽然他对凡人的生命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也不愿意就让生命莫名其妙地就没了。再说,死了好像会被“招揽”吧?
他冷冷地盯着那个鹰头头盔,隐隐约约记得那天晚上脑子里也闪过了一个鹰头头盔,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幽冥领主操纵着士兵向他发动了攻击,与此同时亡灵尖叫着扑了上来。
奥术脉冲交织成网,将它们的身躯撕碎。但浓雾可以散去,士兵却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很快就要把这狭小的空间给塞满了。此外泽拉斯不得不承认这个什么领主确实有几手,他操纵着这支军队,根本不像是被召唤出的死物。它们会防守,躲避,冲锋……就像有自己的意志一样。而戴着鹰头头盔的亡灵……
——虽然他全身都是死亡的气息,但是那仪态似乎是一位君王。
……有点眼熟。
——但我不认识他。
泽拉斯跃起,一记毁灭之眼砸了下来,魔法能量四溢。
只可惜人数优势还是太过明显,这样下去泽拉斯迟早会被拖垮。他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幽冥领主的法杖,以一个魔法师的眼光来看,是顶级的产品。法杖顶端冒着莹莹的光,如同鬼火一般。他不觉得领主只有一种手段,他应该还会一些别的法术。
“……!!”突然一阵阵痛从背上传来——不,那不是痛,不知道怎样形容这种感觉,就像锋利的寒冰划破了皮肤,彻骨的寒意狠狠地刺入身体,血液还没有流出来就被冻结,连带着把这种寒冷永远地封在身体里。
只可惜泽拉斯是个能量体。莹蓝色的液体一滴滴落在地上。
他回头,只见一个士兵的长矛插入了他的身体。
——经过将近半小时的纠缠,他的防御终究是被突破了。
—————————
拖拖拉拉的窝qwq
沙皇终于被放出来了然而我又卡了起来
原定下章完结看来根本就不阔能qwq

评论(3)
热度(6)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