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在烟花中互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上)

伪818体

---------------------------------------------------------------------


大家好今天楼主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单纯的故事,不算818吧,毕竟楼主不看这些东西的。

  故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不算复杂吧。

  且容楼主慢慢道来。

  还有楼主不仅打字慢而且语死早。






  故事的主角是一只喵哥,真喵哥,这里就叫他暗沉吧。

  暗沉原来在别的服混了差不多一年转到一个新服,入了恶人。

  原来暗沉是PVE明尊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决定转PVP焚影。天天跑商跟车浪黑戈壁,每场攻防基本都到位,再加上暗沉刚入帮那段时间帮会老是开帮战,所以暗沉的手法突突地长进。

  慢慢慢慢地暗沉当上了极道魔尊,这时他在帮会也是挺粗一根大腿了,再加上喵哥本来就很多妹子喜欢嘛,帮里好多妹子都把他当男神。暗沉在帮里有个玩的挺好的亲友喜欢带萌新妹子,每回都想推荐几个妹子让他带着,不过暗沉都拒绝了。

  其实暗沉性格不算高冷,在歪歪上甚至挺活跃的,有时唱唱歌偶尔回答一下新人的问题。但他在游戏里却好像总是单机,顶多开个小队一起去劫镖。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在暗沉赛季毕业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是单机了,什么事情都喜欢一个人做。有亲友问他干嘛不一起做日常那些的,他也不答。不过他人缘还是不错的——他屏幕上就他一个人但是密聊亲友聊得火热。

  毕业后暗沉也不想去攻防了,甚至跑黑戈壁跑商也不太想。整天晃悠晃悠,唯一的爱好大概是劫镖吧。他上线的时间大概有十分之五时间在巴陵十分之三时间在洛道——劫镖。

  

  有一天暗沉一如既往地隐身蹲在巴陵的大路旁等浩气们跑商。可能是大早上的原因跑商的人寥寥可数。

  这是来了一只小黄鸡,背着两把剑骑着小绿悠悠闲闲地就过来了。

  小黄鸡装分大概1.5w左右,所以暗沉出手了。1.85w的喵哥两三下就把小黄鸡秒了。

  尸体还没在路上躺平就不见了,暗沉也没觉得什么,继续隐身。

  然后那个小黄鸡又来了。

  暗沉又把他秒了。

  小黄鸡复活了。

  小黄鸡又来了。

  又被暗沉劫镖了。


  以上情形循环了5次。


  第五次小黄鸡没有立马复活,直接躺在地上白字BB起来:

  “窝草狗比明教,劳资跑商惹到你了吗??”

  “有本事插旗啊!插旗!!”

  “狗比明教!!”

  “恶人果然不是好东西!!!!”

  

  ……


  暗沉没有说话,他劫镖劫多了也见过不少躺着白字骂爹骂娘的,还有人直接挂悬赏的,都见惯不怪了。

  那个二少骂了5分钟也不见回应,气哼哼地加了仇杀然后复活了。

  暗沉继续在原地等着。过了几分钟熟悉的小绿才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大概是二少把货物扔了重新买。

  只见二少刚出大门就下了马,哼哧哼哧走了过来。

  暗沉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却见那个小黄鸡突然切了重剑开了莺鸣柳云栖松泉凝月,一个鹤归砸了过来。

  喵哥一脸懵逼……因为他被砸出来了。

  然后小黄鸡开始转风车。

  然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最后当然是暗沉赢了,他的号比小黄鸡大手法也比小黄鸡好。

  死掉的小黄鸡躺在巴陵的油菜花里沐浴着灿烂的阳光继续白字BB。


  暗沉笑了笑,转战洛道了。





  那个二少我们叫他风车吧。

  风车入坑半年多,很幸运地在稻香村就被他师父捡到了,随后被师父一把屎一把尿,哦不,是一把血一把泪地拉扯大。满级后跟随师父的脚步入了浩气。

  风车虽然在帮会里排不上什么名次,但全帮会都知道风车。

  因为风车是个热血的PVP,阵营小斗士,每天日常认真完成,每场攻防提前半小时以上排队加一定跟完全程。

  还有,虽然整体手法比帮会顶尖藏剑差了不止一个等级但是风车转风车的技术可是响当当的。每当帮会风车团要去黑戈壁浪的时候指挥总要问一句“风车在不在?”



  这就是暗沉跟风车的相遇,很普通甚至有点狗血。不过缘分总是这么莫名其妙的。


  后来风车连着一周跑商总会被暗沉劫镖,后来风车干脆跑商不骑马了。一路玉泉鹤归加小风车走过去。虽然有时候会把劫镖的其他喵弄出来但是人头总是暗沉的。


  

  因为老是被同一个人劫,后来风车就很少跑商了。那时候风车也差不多毕业了,他一直是各项阵营活动积极分子,战阶还是涨的很快的。

  不跑商的风车每天就浪黑戈壁。他转风车的技巧还是有的,一波下去都能拿几个头。一来二去恶人谷的基本都知道这只疯叽,纷纷吐槽其是“黑戈壁王者”。



  暗沉呢,依旧蹲在浩气跑商路上劫镖。不过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风车有点寂寞。

  他对风车印象还挺不错的——一只容易炸毛的叽。每回他躺地上的时候都会白字实力BB一波,一开始暗沉不以为意,后来还会调戏他几句,然后炸毛鸡就更炸了。暗沉脑补了一下鸡毛一根根竖起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一天暗沉刚上,就看到帮会频道里的几条被击杀喊话。

  “我在 黑戈壁 被 叶风车 残忍地杀害了。”

  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暗沉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乐呵呵地神行到黑戈壁接了许久没碰的跟车任务。

  

  

  

  跟车走了两分钟只听“叮叮”两声,一个熟悉的艾迪就出现在了红名提示里。

  “黑戈壁王者又来啦!”

  “热烈欢迎黑戈壁王者对我们进行检阅!”

  “玛德疯叽。”

  ……

  瞬间无数文字泡浮现在大部队的头顶。

  然后一个黄色的身影就砸了进来。

  “本少的大风车你们敢用脸接吗!!!!”

  “玛德智障。藏剑的人果然都傻。”一个同帮会的吐槽道。



  一波风车成功收割了几个小号,风车心满意足地打算直接开溜。三段玉泉刚跑完,只见自己被缴械了,还定在了原地。

  一个儒风喵冒了出来,三两下把风车干净利落地带走了。


  风车仔细一看那人的艾迪,气的只想砸键盘。


  你对[暗沉]悄悄地说:?????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好久不见呀喵~

  你对[暗沉]悄悄地说:有病???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有药?

  你对[暗沉]悄悄地说:wcnm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好好劫你的镖来黑戈壁撩妹吗??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我不撩妹,我想撩你。


  MDZZ。

  风车内心把暗沉问候了一百遍,然后安慰自己可能他只是碰巧也来跟车而已。都是碰巧,都是碰巧,呵呵呵呵呵。


  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从此之后风车浪黑戈壁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个鬼鬼祟祟的喵哥,从此之后他冲到红名堆里转风车再也没有活着出来过。

  每回人头都是被同一个喵哥收走的。

  风车气的吐血。

  他不是怕死,但每回人头都被同一个人收走这太TM憋屈了!!!!!!



 

  然后暗沉和风车就这么杠上了。

  天天都见面,然后互怼,风车从来没赢过。

  于是风车帮会的小伙伴们天天都能看见风车的被击杀喊话。



  “怎么回事啊你?有人欺负你吗?”有天风车的师父看不下去了,决定跟他一起跑黑戈壁。

  “一个狗比明教而已。”

  道长师父看着风车竟然跟自己一起乖乖地打晶矿十分震惊。

  “徒弟你受什么刺激了竟然没去转风车?”

  “他他他们都还没出车转什么风车啊??” 

  “不是怕被那个狗比明教怼吧?”

  “我靠谁虚那个明教了!!!”道长看到徒弟又炸毛了,默默地闭上了嘴。


  风车感到一阵郁闷,要不是这段时间死了太多次金全都花在修装备上了他用得着这么憋屈地打晶矿吗?

  打着打着他突然转起了小风车,在道长师父惊疑的目光下一只隐身的喵被转了出来。

  然后两个又开始互怼。

  风车的手法已经大有长进了,但是还是比不过暗沉,血量刷刷地往下滑。

  突然一个山河就插了下来。

  暗沉一愣,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个道长。

  然后他被风车怼死了。风车终于赢了一次。

  道长看着他那个徒弟在明教尸体上又蹦又跳白字BB,忍不住扶额。


  突然他收到了一条密聊。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你是他什么人?

  你对[暗沉]悄悄地说:……?

 你对[暗沉]悄悄地说:师父。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哦。


  然后明教尸体就不见了。

  道长在歪歪里对他徒弟说:“那明教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风车没说话,过了几秒突然炸了起来:“怎怎怎么可能他他他是基佬?????”

  道长默默地关掉了歪歪。以他对徒弟的了解,风车绝对会在歪歪里吼一阵子冷静一下。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之后吧,风车对暗沉的态度有了一点改变。他一开始从来不把那些调戏他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就是在他师父跟他说出那句话之后,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不知道暗沉到底对他是什么感情,也不知道暗沉到底是不是弯的。但他一直都是一个直男啊。

  正所谓细思恐极。

  风车对感情挺迟钝的,他至今搞不清楚他自己对于那个喵哥抱有什么感情——死对头?可是每天跟他互怼的时候就觉得一天过得还是很充实的,点卡没白烧。有几天暗沉有事没上游戏,风车跑商转风车也不会提心吊胆的了,可是心里有点失落。


  风车突然感到害怕了。

  他尝试着避开那个喵哥。

  他以前曾嘲笑肥皂剧中那些女主搞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就躲避男主的行为简直傻逼,直接问一下就好了。

  现在他突然能理解了,他根本没有勇气。

  

  风车的重心从浪黑戈壁转到战场,反正战场也能转风车,还能提升一下他的手法。

  慢慢地风车也毕业了。

  离赛季结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风车还是跟以前一样,主要浪战场,然后在帮会里找了个亲友花哥一起22。

  有时候他会想暗沉会不会问他在哪,但是没有。他悄悄地加了暗沉好友,暗沉几个月前就加他好友了,当时他直接拒绝掉了。

  他想看看暗沉在哪,但对立阵营怎么可能呢。



 



  暗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他了。



  过年的时候,22队友有事没上,风车一个人百般无聊地在扬州跟别人插旗。

  突然密聊声响起。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小叽,在干嘛?

  风车的心突然跳了几下。

  你悄悄地对[暗沉]说:插旗。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要不要一起打大战?

  你悄悄地对[暗沉]说:我没打过副本。

  [暗沉]悄悄地对你说:没事,我带你。来歪歪吧。

  随后是一串数字和一个组队邀请。

  风车犹豫了一下,点了确认。



  风车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是登入暗沉的歪歪房间的时候竟然有些紧张。

  “你好?”他放轻声音说了一句,同时找到了副本门口的喵哥。

  “恩,好久不见了。” 一个低沉有磁性的声音说,“进本吧。”

  卧槽卧槽卧槽。风车内心开始了疯狂地刷屏,帮会里的妹子总说男神音男神音,大概就是这种的?

  “你的声音比我想象中的更好听。”暗沉笑了一声。

  “滚滚滚!!”风车的声音猛地变大了,同时他还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烫。

 


  二少被喵哥塞了个糖葫芦,然后进了本。

  “诶你怎么切T了?”风车看了一下暗沉的装备,竟然还是将近1.7W的PVE装。

  “我以前在别的服就是PVE明尊啊。”




  “怎怎怎么打啊……”风车看着几十万血量的BOSS,内心是崩溃的,“我们两个打得过?”

  又是一声笑。

  “没问题,你就跟打木桩一样就行了。我拉着怪不会OT的,你就放心打。”

  风车懵懵懂懂地开始打怪。一开始他还提心吊胆的,后来慢慢地放开来。一边打一边有搭没搭地开始在歪歪里BB。暗沉除了偶尔提醒他躲技能,也和着他。他似乎很喜欢时不时笑几声,他笑声很好听,风车说不清楚那种感觉但是总感觉心跳得似乎更快了些。

  他们在大战本里面花了很多时间,两个人打似乎还是有点慢。更何况风车对PVE一窍不通,经常踩到BOSS圈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技能轰死。

   “傻逼BOSS来战!本少会怕你吗??”

  “哦窝草这个技能怎么回事?我怎么死了?!”

   “辣鸡!!食我大风车啦!!”

  跟他熟的人都知道这时候应该关掉声音让他一个人上头去,但暗沉却没有。他默默地听着,突然说了一句:

  “你真的好可爱啊~”

  激情的叫声瞬间没了,在静止了几秒后,那边传来了更大的叫声:

  “谁谁谁你丫说谁可爱?!!!!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回答他的是暗沉的笑声。

  MDZZ。

  风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一定没有脸红,恩一定没有。




  

  经历过风车不会跳山山暗沉耐心教了好久以及老二团灭3次老三团灭5次后,大战本终于通关了。

  风车在歪歪里欢呼,仅仅只是通关一个英雄本他就解锁了一堆成就。虽然不是成就党,但看着还是很爽的。

  




  


  暗沉往前走了几步,跟风车几乎脸贴脸。然后放了一个朝圣言。

  “吓?”

  “好看吗?”暗沉问他。

  “搞得我好像没看过一样……诶不过你们那个朝圣言真的好看啊!撩妹神技!”

  “可我不想撩妹啊,我想撩你。”

  风车又沉默了,这意思大概就是他是弯的?他他他……真的对他有那种心思?

  他突然看到了团队频道朝圣言的喊话。


  “大圣明尊琉璃体,只为一人朝圣言。”


  风车突然觉得有点乱套了。

  可可可我是直的啊!!!!

  “你觉得我怎么样?”暗沉问他。

  “我我我……你……”风车开始结巴了。

  可我对他到底……?

  风车突然觉得头很痛。

  “要不要当我的情缘?”

  风车觉得如果暗沉是个妹子他大概一定会答应的吧。之前也对他或多或少有点别的了解,刚刚也聊了很多关于自身的事,暗沉是个挺优秀的人,很受别人欢迎吧。

  “对立阵营……”他干巴巴地说。

  “没事我们可以相爱相杀呀~如果你真的介意的话我可以转的。”

   

  “我我我我我……我考虑一下行吗?”

  暗沉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没有一口回绝就好了。

  “嗯好,我等你答复。”

  


  从那之后他们似乎还是互怼,扬州门口插大旗。

  但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比如说风车会跟暗沉组队看风景做做成就什么的,看上去看破红尘已经开始养老了一样。

  风车的亲友都知道了这件事,觉得这事可以成啊,就差风车一句话了。



  

  但是风车那句话还没说出来,一个人就把这种场面打破了。

  那个人是个毒哥,我们叫他圣手吧。



TBC

 


评论(1)
热度(26)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