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在烟花中互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下)

伪818体

------------------------------------------------------

 大家好楼主又回来继续讲故事了。

  上回说了两个人看上去好像已经在一起的样子,其实仍是摇摆不定。

  主要还是风车没有开口明确地给一个答复,在暗沉看来就像“我想上你但你却把我当兄弟。”

  


  好吧其实还算不上“兄弟”的程度,顶多有时候一起pvx而已。

  

  对于风车来说,答案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安安分分活了二十年自诩为绝对的直男,突然让他跟一个大老爷们在一起他一下有点接受不了。

  他还是挺想躲着暗沉的,因为师姐跟他说在你还没决定之前不要老跟他黏一起,你这样一直给别人希望然后不答应怎么整。

  但是每当暗沉发来组队邀请他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点了确定,进组后就想抽自己几巴掌。不过进了组也不好退,只能硬着头皮。



  风车对于感情简直迟钝到一种地步,可能跟他恋爱经验为0有关系。总之他分不清到底是哪种喜欢。

  他现在在绝对的不确定中摇摆,慢慢慢慢也感觉到一阵心虚——大概是师姐的话造成的影响日益加大。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啥都不知道的时候懵懵懂懂可以过得很开心,但有天知道了一些事情——特别是对自己感到不太利的事情后就总觉得有块石头悬在那里,哽着难受。




  风车心一横,还是别见太多好,然后拒绝了暗沉的组队邀请。

  “我要转风车。”他这么跟喵哥说。


  风车又投入了阵营中,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同时他有点担心暗沉如果真转阵营了这该怎么办。


  最终暗沉还是没转阵营。

  一开始他总会问问风车在干什么,后来就不问了。


  风车觉得很不习惯,又不太好意思去问。


  某天美人图任务的时候风车被暗沉同一个帮会的人叫住让画画。

  闲聊了几句,风车旁敲侧击地问问暗沉最近在干嘛。

  “他最近收了一个毒哥徒弟,整天跟徒弟待一起。”


  刷的一下风车直接蒙掉了,然后下一秒脑子里就浮现出无数的818,什么“小三徒弟ntr师父balabala”那类剧情。

  随后内心突然升起一股烦躁感。

  “徒弟?谁啊。”

  “不知道。刚入帮不久,暗沉跟他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整天挂歪歪。”

  那人突然打住了,估计也跟风车想到的差不多。

  “……不过不知道那毒哥是不是妖哈。”他心虚虚地说了一句,退队大轻功走人了。


  风车站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打开了歪歪。

  刚进房间,就听见暗沉在说话。

  “……他?有点傻傻笨笨的……唔,做事还有点一根筋……就往前冲其他不管那样……”说着又是一阵低沉的轻笑。

  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就是上回楼主讲到过得,毒哥圣手。

  圣手还没开口,就听一个陌生的男声问:“你什么意思???”

  “你怎么来了?”暗沉听上去有些诧异。

  “我为什么就不能来!!”风车内心那点烦躁突然就被点燃了,他大吼了一句就把歪歪关了。

  返回游戏再把暗沉的名字拉近了黑名单。

  


  他气呼呼地跑去黑戈壁转风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啥生气,就觉得烦的要死。

  也许是太烦了,一个人没转死,反倒被雪魔武卫揍趴了。

  他看着屏幕上躺尸的自己,突然又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跟暗沉一起做过的事情来,特别是有一回很晚了但他失眠了。QQ上找暗沉聊天,最后是暗沉给他唱了几首歌,跟他说了“晚安”然后就睡着了。

  想着想着风车觉得很委屈。



  晚上的时候他跟师父打22的时候那股委屈的情绪任消之不去。道长看着他徒弟一个鹤归从被定住的奶妈身边完美飞过,忍不住问道,徒弟怎么啦。

  风车今晚很沉默,回答道长的也只是嗒嗒嗒的键盘声。

  是不是跟喵哥吵架了?还是他欺负你了?道长又问。

  “谁谁谁跟他吵架了啊!!!!他跟他的毒哥徒弟混的好好的关我什么事啊!!”风车没好气地说。

  “哦,吃醋了?”

  小黄鸡又炸毛了:“谁谁谁吃他醋了!!他他他爱怎么搞他徒弟跟我有关系吗?”

  他看着自己的二少被对面的苍爹一个憾地直接砸死,只觉得烦的不行。

  “那你用得着这么生气吗。”道长干脆利落点了退出,两人站在成都大眼瞪小眼。

  “我才没没没有生气呢……你才生气!”

  “那个毒哥是不是妖啊?”

  “不知道。”

  道长叹了口气:“那你还生什么闷气啊,自己气自己吗。”

  “我特么觉得他就是在玩我嘛……之前说的那么那啥……”风车吸吸鼻子,觉得好像更委屈了。什么只为一人朝圣言,全是狗屁。

  “那啥……徒弟啊……我也没觉得你是认真的啊……”道长小心翼翼地说,他真怕这小徒弟突然就哭了。

  对面没有回应,道长接着说:“你又没给人家什么明确的回复对吧,他只是跟你说想你当他情缘可是现在你们又不是那种非常亲密的关系啊。人家找谁带谁是人家的事对吧。”


  平时话唠的风车一句话没说,倒是他师父开启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所以说你还是在意他的嘛,唉,总之赶快确定关系好吧,绑了情缘大家心里都舒服对吧。想当年师父就跟你师娘就是这样的,明明都两情相悦了结果迟迟没绑情缘……

  那时年少轻狂,师父只想着拖拖拖反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嘛。然后师娘最后跟别人走了,唉……

  两人都沉默了。

  “那今天就这样吧,我先下啦你也早点休息。别气了,闷着伤身体的。”



  

  师父其实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不过这里不是重点。“死情缘”后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看破红尘”,然后在稻香村把风车捡了回来。



  风车觉得师父说的有点道理,自己琢磨了两天,还悄悄地把暗沉重新拉回好友名单里。

  然而暗沉一直没有给他发消息。

  风车还会上QQ看看暗沉有没有消息,但也只有三天前一条“生气了?”,那时他还很委屈,压根不想理他。

  现在也是。好像是他自己先示弱了一样。



  情人节很快到了,每当这个时候各大主城都会被烧,一天24小时不停歇。

  这个时候道长师父就会抱怨“走哪好像毛都被烧光了”“师父又想起当年的事了。”



  风车对这个倒是不太感冒。他对烟花不是很感兴趣,一开始他还以为烟花是一种烟雾弹,结果被师姐师兄笑了好久。

  2.14那天一上线他就看到自己有信,一看是大师姐寄过来的一个橙子。

  还附言:“小师弟师姐看好你!!!(づ ̄ 3 ̄)づ”



  “江湖快马飞报!侠士 圣手 在 三生树 对 暗沉 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万家灯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灯火掩映之间,若是见到了决心追寻一生那个人,不免驻足久视凝望。”

  风车看到后瞬间神行到三生树。



  三生树下向来是放烟花的好地方,风车远远地看到了几种不同烟花的光效,还有那个熟悉的艾迪。

  他冲过去,砰砰砰一口气炸了背包里的3个橙子。(之前风车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就买了两个橙子不过一直没有用过)


  “ 江湖快马飞报!风车 侠士在 三生树 对 暗沉 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风车 对 暗沉 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世界频道瞬间炸了。



  风车进了歪歪房间,暗沉和圣手果然在里面。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那个毒哥,你就别别别想了。”想想觉得自己气势好像有点怂,风车又是一个深呼吸,然后大声说:


  “这这这个喵喵哥,是我的男朋友!!!!!”



  

  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聊天频道里出现了圣手发的一行字:“之前果然是误会了?”

  暗沉哭笑不得地说:“姐,不然你就开下麦吧……”

  卧槽?

  风车一脸懵逼。

  

  只听沙沙沙的电流声传来,伴随着一个御姐声:

  “弟媳妇好呀。”

  卧槽???

  “我先撤了。”圣手说完这句就关了麦退出了房间。



  又是死一般的静寂。

  

  “那那那个……”风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写的尴尬。

  “恩?宝宝你想说啥?”暗沉心花怒放。


  “我我我我我……谁是宝宝啊!!!!!!!你才是宝宝你全家都是宝宝!!!!”

  炸毛的风车原地起了一个风车,恰好两人都没关阵营,暗沉直接扑街在了烟花的光效中。


  

  暗沉笑个不停,原地做起来打坐满血后一杆大旗直接插了下来。

  “你就是这么对你男朋友的么,我很伤心啊。”

  “滚滚滚滚滚!!”

  然后两人就在绚烂的光效中开始互怼。


  旁边放烟花的全都惊呆了。

  第二天专门有人把这事放上了贴吧,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差点变成818的帖子。




  “那是你姐?”

  “是啊,看同人看多了就想入坑了。吵着闹着要我带她。”

  “你干嘛在歪歪里骂我?”

  “我哪敢啊。我姐硬要我说出你的缺点,说什么人无完人。”

  “烟花又是怎么回事?”

  “她就随便买了一个想放来看看长啥样咯。”

  “哦。”

  “吃醋了?我可是对你一心一意的。么么哒。”

  “滚滚滚!”






  故事就到这里了。

  想着也快到七夕了楼主也就很想讲一下关于恋爱的故事。

  恩对了他们已经奔现了。

  真是好好的直男说弯就弯。



  对此楼主只想说,



  狗比明教把徒弟还给老子!!!!!!!!!!!!!!!




  

END


  


评论(7)
热度(27)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