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随写 (看了霸爸的设定有点郁闷,随便写点什么缓解一下)

敬我藏剑,君子如水,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累了,就回家看看吧。



                                      随写



  2010年五月,问水和山居第一次踏入江湖。


  两个人很快就在江湖上闯出了藏剑山庄的名声。


  慢慢地,跟他们一样的藏剑弟子开始多了起来。


  这些藏剑弟子,身着明黄衣衫,乌发高束。带着轻重二剑,确实是一道令人难忘的风景线。

  

  就像许多金色的蝴蝶那样,飞遍了各地。




  轻剑如龙,翩然千里。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藏剑的武学是如此玄妙,一招一式中都融入了西子湖畔的山水。


  衣衫纷飞之时,成败已立。


  问水觉得,藏剑的武学是全世界最厉害的武学。


  


  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

  

  藏剑弟子处世之道,当需不负君子之名。


  行侠仗义,乐而好施。


  君子如风,藏剑西湖。


  山居每每想起这句话,总会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江湖不是一滩死水,每时每刻都会有新鲜血液注入。

  

  没有人能风风光光一辈子。


  “那玄甲苍云弟子看上去笨重无比,没想到这么强!你说他那盾立起来我该怎么办啊!!”


  “长歌的武学也甚是奇特,弹弹琴就能控制对手体内气息的调息,还能直接控制对手!这简直是妖法啊!!”


  问水性子比较张扬,败仗吃的也比山居多。每每失利,都会懊恼很久。


  他输过的切磋中,数对上苍云和长歌的弟子最多。


  一开始他也以为是自己不够强。输的再多些,就觉得是对方无赖。


  当然在众人前是不敢这么说的,私下底对着山居吐了不少苦水。


  山居会摸摸他的头,说:“这江湖总会有许多我们没见过的东西,藏剑武学也不是无敌的。”


  不必如此在意,他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人生也一定会有不如意。


  淡看风云,笑听雷霆。


  像以前那样就很好。






  后霸刀山庄出。

 

  来自塞北的男男女女,穿着紫色的皮衣,带着两把刀。


  “山居你看,那些人也是一把刀一种武学套路诶。跟我们有些相似。”


  “早年老庄主曾受到过霸刀柳五爷的指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山居还是淡淡地笑着,但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


  但他们似乎想错了,霸刀的弟子们还能利用刀鞘,使出另一种武学套路。


  相比于藏剑,霸刀的武学变化更多些。一时间名声响彻大江南北。





  再后来藏剑弟子好像少了很多。


  有些人归了剑冢,有些人离开了师门,就再也没有回来。


  仿佛纷纷落下的金色银杏叶,落入土中消失不见了。





  在塞北的时候问水受了风寒,发起了高烧。


  他迷迷糊糊地说,山居我要回家。


  你忘了我们身上还有委托吗,乖,等我给你找个大夫看看。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问水被高温折腾地发昏。


  还有谁会记得我们……?如今霸刀势头如日中天,吸引了那么多人拜入霸刀。而我们,藏剑武学与其有相同之处,可我们从来没有打败过他们……!!


  “不一样的……这终究还是两种不同的东西。的确人们只看表面,但你也别太任性。”山居道


  的确,愿意加入藏剑的年轻人似乎越来越少了。


  两家本是世仇,再加上老庄主立下的碑……在霸刀名声大噪弟子遍布天下的时候,藏剑弟子大多不愿意出去走动。


  山居长叹一口气。


  “我要回家……”问水不住地喃喃着,突然哭了。


  我想山庄了……我们在外面这么多年几乎都没有回去看过……我想回去了……这里好冷……全都是不认识的人……我想西湖……我想那些樱树……我想大庄主了……问水抽抽搭搭地哭着。


  ……好吧,我们回去。


  



  当你惊叹于塞北霸刀的风骨时,也请别忘记西子湖畔那一世君子如风。





  “问水,我们到家了。”

  


评论(7)
热度(17)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