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丐藏】相许

灵感来自于义锅《天下无狗》PV

猝不及防被为了一口叫花鸡安利

傻白甜的流水账





                      相许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在藏剑山庄等我,不然我怕我找不到你。”


  那个丐帮落下这一句话就走了。叶云生站在山庄大门口,看着他健壮的身影没入金黄色的银杏叶中,再也看不见。



  •          *           *

  叶云生偶尔会跟人开玩笑说,自己一个金元宝就买了个大活人回来。


  他最初遇到郭河是在扬州。


  郭河就坐在一个桥墩旁啃着鸡腿,身前放着一个破碗。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是一个丐帮的小弟子正在逃避一票人的追捕。

  郭河啃完了鸡腿把骨头随便一丢,迎了上去。


  叶云生彼时才初入江湖不久,第一次见到丐帮所谓的“打狗棒法” 和“降龙十八掌”。以前听山庄师兄提起时总觉得这武学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市井味,似乎与他所见的武学相差甚远。见郭河出手后方觉自己怎会有这种见地。

  他是个用剑的,不懂个中门道。只觉得这一招一式气势磅礴,动作没有太花俏内力就跟着拳掌一并送出去了。郭河身手极好,丐帮的武学招式在他手中使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他裸着的上身纹着青龙和赤云,随着他肌肉的翻腾,这龙似乎也要长啸一声拔云直上,


  叶云生不由得看入了迷,待他回过神来那丐帮大汉又坐回去要饭了。藏剑弟子走上前,干干脆脆就一个金元宝放碗里。

  他是想结识一下的,又不知怎样开口。既然是拿着个饭碗坐在大街上,那……给钱总没错吧?

  那丐帮慢慢抬起头来,死命盯着叶云生的脸。那目光亮晶晶的,仿佛一条饿了许久的狗突然看到了香喷喷的红烧肉。

  叶云生只觉得背后发毛,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到了这丐帮弟子,只得厚起脸皮朝他笑了笑。




  然后那比他高出一个头的汉子就以一种几乎是扑过来的速度,抱住了藏剑的大腿。

  叶云生一脸懵逼。




  “……在下藏剑叶云生,见阁下身手了得,便想结交个……”

  “说这么多干嘛,我叫郭河。你们这些大少爷啊废话就是多。”郭河大手一挥,“这金元宝够我好好地吃上饭好多日,这便够了。来来来我请你去喝酒!”说罢搂过少爷就走。

  那晚叶云生跟着郭河喝了很多酒,两个人醉醺醺地坐在扬州运河边吹了大半夜的凉风。

  郭河口齿不清地问他,叶少爷啊,你出身这么好,一辈子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干嘛要到江湖上去闯呢。

  叶云生口齿不清地回他,本少就是想出来看看。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那么多有趣的东西,美丽的风景我还没有看过。虽然西湖一年四季风景如画,但是我想找一个令我触动的最最美丽的地方,然后在那里终老。

  “哦,那我跟你一起…………我,我就不用担心吃不上肉了…………”郭河模模糊糊地说。

  好。少爷简短地回了一个字,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      *     *

  


  从此之后二人同行,走了很多地方。

  叶云生不缺钱,一路上有酒有肉的。正所谓快马加鞭,看尽长安花。两个人,两匹马,辗转中原各地,好不快活。

  

  这世间三教九流,总有仗势欺人令人不齿的。郭河看不惯那些人,遇到那些个欺压平民的就拉着叶云生跟人过去打一架。

  丐帮和藏剑招数的声势都不小,每每都搞得乌烟瘴气,各种尖叫惨叫响成一片。瞧着贼人四下逃串,二人总相视一笑,一切尽不在言中。



  郭河嗜酒。每到一个新地方首先要找酒肆打酒。叶云生起先十分不喜,觉得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乃是重中之重。后看郭河喝醉了照样能打能跑,也就由得他去了,只是得随身备着醒酒药。

  郭河酒量很大,但酒品不怎么好。每每喝醉了,倒头便睡就算了,但有时他正在兴头上,就会当场来一组醉拳。别看他跟个醉汉一样摇摇晃晃似乎站都站不稳,了解点丐帮的人都知道丐帮弟子喝完酒战斗力好像就上升了几个档次。不说别的,光是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谁拦我我就揍谁的样子已经让人退避三舍了。有回在巴陵附近的一个小镇上郭河便是大白天发起了酒疯,把桌子椅子当成了木桩砸了个稀巴烂。店家面如金纸瑟瑟发抖,萎缩在边上连声求饶。几个武林人士想把他制服结果郭河倒是越来越来劲。

  叶云生在另一条街买东西,听到客栈有个丐帮发酒疯立马冲了过来。最后也是费了好一阵功夫才让郭河安静下来。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每回叶云生都得给郭河善后,还好他有的是钱 ,

  “能不能少给我添麻烦!”目送着围观的群众三三两两地散去,叶云生一巴掌拍在郭河脑袋上。

  郭河“嘿嘿”干笑了几声:“下回不会了,一定不会了……不过,”他话锋一转,豪气干云地道,“酒可是好东西,虽说喝醉了总有点蒙蒙的,不过如话说糊涂有糊涂好嘛!”

  又是一巴掌。


  叶云生偶尔腹诽丐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门下每个弟子多多少少都酗酒。

  然而腹诽归腹诽,为了防止郭河喝醉后又搞事他决定陪着他。郭河豪饮的时候他就跟那些漂亮的花娘聊聊天,倒也不错。

  郭河几次从酒坛子里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叶少爷和几个貌美的女子聊得正欢。叶云生生的一副好皮囊,笑起来的时候真真是眉目如画,叫人移不开目光。

  郭河心下感到有点塞。


*        *        *

  “你觉得我怎么样?”郭河突然问躺在旁边的叶云生。

  “啊?”叶云生正享受着大草原的阳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郭河又把他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叶云生愣了几秒,吐掉嘴里的草根坐起来。

  “你啊,酒鬼一个,老是给我惹麻烦。但是啊,有着一身好武功,喝醉了也能打,厉害厉害。

 除了这个,你那侠义心肠让我感觉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你总是很能放得开,跟你在一起让我感觉很轻松没什么负担呢。”

  叶云生戳着郭河肩膀上的龙头,轻轻地笑了起来:“……别看你是个糙汉子,内心也挺温柔的嘛。还记得去苗疆的路上吗,我生了病,老是睡不好。你就各种哄着我睡觉,跟我的老妈子似的。”

  

 

  

  “那你喜欢吗?”

  “诶这是什么话……我当然喜欢我的兄弟。”


  “我是说这样的。”

  郭河一把把叶云生拽过来吻了上去。他的吻技不怎么样,就是一味的乱亲,把少爷亲的晕乎乎的。

  

  叶云生喘着气,摸摸自己的脸,烫的。


  ——那你喜欢吗?

  “喜欢啊。”他笑了起来。







  跟我回山庄看看怎么样,我四年没有回去了,也让你看看我成长的地方。

  

  郭河跟着他的少爷来到了西子湖边的藏剑山庄。

  君山也有水,很多水,但西湖跟那里是截然不同的。这一山一水似乎都由里到外透着一股灵气,一草一木都有种水灵灵的精致。也难怪能养出叶少爷那样的皮肤,掐一掐仿佛能出水。

  想到这里,郭河砸吧砸吧了两下嘴。



  在藏剑山庄的日子惬意且愉快,虽没有之前的那般激情了,但郭河也开始慢慢懂得享受这种宁静。

  他有时就会觉得可能在西湖边过一辈子也不错,至少不用上街要饭了。

  直到一个月后丐帮的信鹰落到了他的手腕上。



  “你真的要走吗?”叶云生问他,看上去有些阴沉沉的。

  “恩,总舵那边有点事师兄叫我回去下。”郭河捧起小少爷的脸,“我很快就会回来了……你在藏剑山庄等我,不然我怕我找不到你。”

  叶云生吸了吸鼻子,用力地点点头。

  “你要快点回来哦!我等着……别忘了我们还要找一个最最漂亮的地方……”

  “你还记得啊。”郭河笑了笑,“那么我走了。”



  说是很快回来。

  叶云生估摸着君山和藏剑的距离,怎么也要一段时间吧。郭河都出师几年了却又如此突然地叫他回去大概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吧,所以也要很长一段时间。

  他这么笨拙地计算着时间,转眼间一年过去了。

  看着纷纷落下的银杏叶,叶云生开始有些慌了。

  他不会出事了吧?




  •             *            *

  郭河躺在一个万花弟子开的诊所里呼呼大睡。

  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床边坐着一位身着藏剑儒风衣的青年正歪头看着他。

  “云生!”他一下跳了起来,动作牵动了他的伤口,痛的他呲牙咧嘴。

  “没事吧??”叶云生赶紧扶着他,“怎么搞成这样??”

  丐帮干笑着挠了挠头:“回来的路上看到山贼正在抢劫行脚商,就出手了,没想到他们人有点多……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云生转过头去:“我看你这么久没回来担心你啊。找人买消息还是可靠的嘛,不就是一点情报费。”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郭河低声说,把叶云生抱在怀里。




  其实我还花了点时间去了我们没有去过的地方,我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一起去看看吧?

  怀里的少爷闷闷地回复道,好。

  

  

  


  

END

评论(2)
热度(20)
  1. 时岂Awomym- 转载了此文字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