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冷cp坑底瑟瑟发抖

【卡多咕哒】睡美人和巧克力

·卡多克x咕哒子

·大量脑补私设有,ooc警告

·时间设定在情人节,具体时间很迷不要在意,bug多

·复健作,文笔不存在的

·废话连篇请轻点打

·咕哒设定嗜睡

----------------------------------------------------------------------------------------

                     睡美人与巧克力


     电子日历上显示今天是3月14号。

    卡多克按时起了床,洗个小小的冷水浴,洗漱,穿衣,每个程序都完美地,一丝不苟地完成,因为已经重复过许多遍。

    出门吃早饭前,他特意在镜子前停留了一会,整了整头发,令这头白发看上去不那么凌乱。


    这个时间正是吃早饭的高峰期,卡多克走进食堂,发现几乎所有从者都到齐了,包括一些昼伏夜出的人。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吃着自己的那份早餐,期间也夹杂着聊天和斗嘴的声音。

    一种很微妙的气氛笼罩了整个食堂。明明跟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人多了一点,但是……卡多克敏锐地感觉到,不管是互相探讨漂亮衣服的女英灵们也好,在那边哈哈哈哈大笑的古代王们也好,甚至是迦勒底第一大厨emiya,所有人在平日那层或镇定自若或轻松愉快的皮底下,是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

    他知道他们紧张的是什么。


    他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食物,目光却飘向了另一个方向:藤丸立香房间的方向。

    人类最后的御主此刻还没有起床。

    不说她是个嗜睡的女孩,卡多克知道她连续熬夜了一周,为了给每个人准备情人节的巧克力。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小盒子,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他自然也好好准备了一番。只是她,她做这么多份,给自己的那份还会是独一无二的吗?卡多克心里清楚立香绝不会是那种在数量面前会敷衍了事的人,但他仍旧怀着一份不安。

    直到大多数人都吃完了早餐,藤丸立香还是没有出现。

    英灵们大多都起身离开,大多数人都不是第一次和御主过情人节,他们知道御主会一个一个找过来的。

    以清姬为代表的一众女英灵仍留在餐厅里。卡多克听着她们的话题从“今天御主会给出什么样的爱”到“御主怎么还没出现,难道是被哪个混蛋缠住了吗” 再到“准备强闯御主房间” 的时候,藤丸立香出现了。



    藤丸立香打了个哈欠,她确实没有睡醒。对于一个热爱睡觉的人来说,在8点半钟就爬起身简直是酷刑。但是今天是情人节,迦勒底的头号节日,昨晚睡前她便定下了好几个闹钟,终于在第六个闹钟响起的时候爬了起来。

    刚到餐厅她就被包围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以清姬、赖光和静谧为首的“御主love”的女从者们了。在簇拥下立香坐下来,以她们的情人节礼物代替了早餐。虽说一大早就被塞了一大堆巧克力让立香有些难受,但是这都是她们的心意,她不能辜负。

    一一回了礼,从者们也散去了。藤丸立香刚松了口气,便发现清姬还在原地。

    “啊啦,清姬酱还在呢。”立香笑道,“说起来还没有看到清姬酱的巧克力呢。” 千万别又是送自己就好!

    青发的龙女瞬间泪眼婆娑:“夫君,在如此之多的女人里还依旧关心着妾身,果然,我们就是天生一对…………”变魔术一般,熟悉的绸缎清姬再次出现了,“来,夫君,让我们两个好好享受这甜蜜的一天吧…………”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啊啊啊!!!藤丸立香在内心无声的呐喊。她赶紧搬出那套以往可以百分百安慰清姬的话,然而恐怕是因为在情人节的甜蜜气氛影响下,这套说辞失去了它的效力。藤丸立香看着逐渐逼近的龙女,脑中警铃大作。

    这样下去这天就绝对完蛋了!我的巧克力就全部白做了!

    于是,藤丸立香猛地站起来,以冲刺般的速度跑了。

    在奔出饭堂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卡多克,他也在怔怔地看向自己。对了,这是他第一次在迦勒底过情人节呢,以为所谓情人节送礼只是很简单的送礼回礼吧。她回头看了眼,喷吐着爱的火焰的龙女正在逼近,她赶紧加速了一些。

    是被吓到了吧,要是早点跟他说迦勒底的情人节是这样子的,卡多克肯定会阻拦她做这么多巧克力吧。但是没关系,今年她肯定会快一些送完巧克力的,然后剩下的时间将会和卡多克一起好好度过。  

    毕竟这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啊。

    这么想着,少女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连带着脚步也轻快不少。





    卡多克一个上午都没有看到藤丸立香,就连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她也没有出现在食堂。

    “嘛,立香酱大概还在送巧克力吧。” 达芬奇这么回答他,“毕竟每年情人节她都很忙呢。”

    这样啊。他想。

    对,也是,她就是这样的人,会对每个人都很好很好。

    早该想到的,他摸了摸口袋里那个精致的小盒子。


    卡多克在迦勒底走廊漫无目的的闲逛,时不时就能看到藤丸立香,和她的从者们。她的脸上挂着他所喜欢的,灿烂的笑容,向每个人致以情人节的问候。然后拿出之前准备的特制巧克力递给他们,再收下回礼。

   心里空落落的,甚至浮现出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

    他嫉妒着藤丸立香的从者们。

    立香花了很多时间,为了准备给每个人的巧克力,甚至牺牲了很多很多她最爱的睡眠时间。

    看着她因为睡眠时间不足而浮现出的黑眼圈,卡多克感到一阵阵的心疼。

  

    两个人确定关系是在3个月前,但是至今还没有对外公布。

  “我想,我想等到合适的时候再说……”他这么对少女说。

    感到害怕,没有底气。

    卡多克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但是他能敏锐的感觉到几乎所有的迦勒底从者对他的藤丸立香有箭头。作为一个男性,有人觊觎自己的女朋友是很不爽的,无奈他所有的情敌战斗力都比他强,人也比他优秀,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了。

   “好啊。”立香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她知道卡多克在担心什么:那几个老父亲般的从者若是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可能会把他碎尸万段的。



    但是卡多克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我,真的配得上她吗?

    偷偷尾随着藤丸立香,看着她与各式各样的从者自如地交谈,连那些在他心里被标上“危险”的从者,也能谈笑风生。

    走廊那头传来少女清脆的笑声,卡多克忍不住探出一个头望过去,只见自家女友和那个带着帽子的复仇者一起坐着喝咖啡。二人有说有笑,少女的金色眼睛反射着阳光,灼灼生辉。

    酸涩的感觉再度涌上来,卡多克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那里。

    太刺眼了,太刺眼了。 

    令他想要流泪。

    他在内心极度渴望着成为藤丸立香独一无二的存在。午后,他们经常一起坐在阳台上休息,嗜睡的立香总会很快就陷入睡眠。他看着身边沉睡的少女,天光洒落在她身上,将她镀成不朽的银橡,仿佛神话里的沉睡的女神。而从者们来去匆匆,只有他们两个,静静地待在原地。

    这些人无法陪你一辈子,立香。他悄悄地对少女说,而我可以,我们可以待在一起,一直。

    他幻想着,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他们两个会离开迦勒底。立香是普通人,而他也可以跟着她一起回归普通人的生活。去立香的国家也好,回他自己的国家也好,都没有关系,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好。立香喜欢睡觉,那她可以安心的在家,找一份轻松的家里工作,比如说作家什么的,这样她有足够的时间睡个够。不想工作也没有关系的,他可以养她,他虽然在魔术师的世界中再平凡不过,但如果放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他还是相信着自己有着超越大多数人的能力。

    这样就够了,他会承担起养家的义务。他所求的,只是下班回家时能看到藤丸立香。她也许躺在沙发上睡觉,像小猫那样团成一团。这时他就会走过去,在她唇上印上一吻,像王子唤醒睡美人那样将她唤醒,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立香,我回来了。

    恩,欢迎回来,卡多克。

    立香会这么回答他,带着刚睡醒的软软的音调,如猫爪般挠在他心上。


    这样就够了,卡多克会和立香在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们都是对方独一无二的存在。




    但现实似乎不是这样的,卡多克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发呆。

    自从确定关系以来二人确实私下底十分亲密。在从者们没有发觉的时候,她会溜到卡多克的房间里,抱着他睡觉。直到吃饭的时候,卡多克会用亲吻唤醒她,就像唤醒睡美人那样。立香还会靠在他身上跟他讲她的从前,她的国家。他还记得她哼过的一段曲子,“Sakura,Sakura” 东洋的发音对于他来说有些拗口,但这段音律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卡多克曾以为这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但是他也见过立香和其他日本的女从者唱这段“Sakura,Sakura”,亲吻立香似乎也不是他的专利,高贵如白百合般的法国皇后便喜欢亲吻立香的面颊。他不喜欢除了他以外的人亲吻立香,但是他们的两个的关系尚未公开,在外人看来二人只不过是好友罢了,再说对于一些英灵来说这不过是和见面握手那样的礼仪,他有什么资格阻止?

    不过私下底卡多克也曾有意无意地透露过一点点不满,立香听了后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

    “卡多克真是太可爱了!”

     她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只有卡多克才能亲我的嘴唇呀。”




     想起这句话,他心下安定了一些。摸了摸口袋里的情人节礼物,卡多克似乎有感到了一点泄气。

     情人节,本应是情侣间度过的节日。现在已经是午后了,他却一句话也没跟自己的女朋友说上。

  


   “咻”的一声轻响,自动门打开了。卡多克走进自己的房间,发现地板上丢着一个纸团。打开一看,里面画着一个很难看的笑脸。


    他走出房门,向藤丸立香的房间前进。一路上遇上几个从者,他向他们打听立香的消息。

   “御主又睡着啦。”从者们这么跟他说,“你还没收到她的巧克力吗,那真是太惨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他心想。

     她在邀请我,接下来将是我们两个人的情人节时光,而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内心雀跃着,他熟练地避开路上的从者,进入了立香的房间。

     房间内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巧克力和情人节回礼。他的恋人正躺在床上,抱着抱枕酣睡。卡多克轻轻在床边蹲下,这个距离他能听到轻轻的呼吸声,如同田野上吹过的微风,温柔无比。

     手抚上少女的面庞,正如之前很多次那样,卡多克轻轻吻上少女的唇。她的唇很软,总是让他想起在暖阳下摆在窗边被晒出些许温度的软糖,令他欲罢不能。

     仅仅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他知道少女在装睡,放在他房间的纸条就是他们之间约定好的秘密符号。借着嗜睡的爱好,藤丸立香很多次成功创造出了二人独处的时间。虽然大多时候她真的靠着卡多克睡着了——但是,在她装睡的时候,轻轻的一吻就能叫醒她了。

     但是少女并没有醒,她仍在沉睡中,呼吸平稳又轻柔。

     卡多克轻轻地摇晃她,轻轻地掐了一把少女的面颊,她还是没有反应。

     真睡着了?明明纸条刚留下不久他就赶过来了。

     前a组御主无奈地笑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狠狠地吻下去。他放任自己全身心地享受,占有少女的唇,直到她透不过气来。

     蝶翼般的睫毛猛然间颤动了一下,她睁开了眼睛。

     卡多克满意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然后离开了她的嘴唇。

    “你干嘛!”少女眨巴着眼睛打了他一拳,“好痛啊。”

    “还不是因为你睡着了,我之前亲你,你都不带动的。所以我只能这么叫醒你啦。明明以前会等到我来再睡觉的。”

    “因为真的好困啊——”立香靠在卡多克的肩膀,喃喃道,“再说不是情人节嘛,情人节你多亲我几下有什么不可以嘛…………情人节!”

     少女弹起来,伸手抓过枕头边的一个盒子:“情人节快乐!!”

   “这可是专门给你做的,快打开快打开。”立香疯狂地戳着自家男友的肩膀。

     卡多克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爱心形状的巧克力,上面画着一个有着一头蓬乱白头发的火柴人,手里拿着一个写着“guda love”的气球。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

     情人节快乐,我的王子殿下。

   “guda?”

   “我的小名。”立香自豪地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是不是很想哭,快哭快哭。”

   “哭什么,为你这可怜的幼儿园绘画水平感到由衷的悲哀吗。” 卡多克戳戳她的脑袋。

   “切,可是你的耳朵红的像猴子屁股。”立香扮了个鬼脸,“我的回礼呢!”

   “在这里。”卡多克把口袋里精致的盒子那出来。他盯着立香的侧脸,看着她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什么嘛!!你这幼儿园绘画水平还好意思嘲笑我?不过大爷我喜欢,快给我亲个!!”她叫着,扑向了恋人的怀抱。

     盒子里也是一个爱心型的巧克力,上面画着一个躺在床上的有着橙色头发的火柴人。

     盒子里有一张纸条。

     情人节快乐,我的睡美人。


END



--------------------------------------------------------------------------------

想写修罗场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献丑了,感谢各位太太看到这里

大力安利A组咕哒,希望各位吃的开心~



评论(41)
热度(503)

© Awomym- | Powered by LOFTER